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太中】弔唁明日 (3)

和姬友 @花曉 的聯文
沒坑沒坑💙💚💛💜💝💖

(1)     (2)



再睜眼時,是他與中也的,熟悉的房間。

雪白床單,蓬鬆柔軟的絨被,太宰伸手拉開窗簾,冬日暖陽透過大片落地窗灑下。
光線的射入使太宰身側的小個子戀人咕噥一聲,不耐地翻了個身。
『媽的太宰,幹嘛開窗簾。』
太宰凝神望向中也,偏頭一笑。
『鬼魂難道不是見光死的嗎?中也。』
中也拉高了棉被擋住自己的眼睛,隨口罵了句神經病青花魚。

太過熟悉卻也相當陌生的稱呼使太宰不由得有些恍惚,他扯下中也的棉被,伸手捏了中也的臉頰一把,富有溫度的肌膚再次讓太宰愣了愣,想當然爾,愣神的破綻就讓中也的拳頭有機可乘。
中也迅速翻身跨坐在太宰身上,掄起拳頭就往他肚子上揍,雖說是揍人,不過中也還是稍微顧及了對方是自己情人這件事而稍微手下留情了些,沒有揍臉更沒有像以前那樣往死裡打。
『沒事捏我做什麼?找揍是不是?』
太宰的愣神也只讓中也的拳頭得逞一回,到底還是摸清了底細,就算多了什麼新招數,見招拆招這件事對太宰而言也是小事一樁。
『這不是夢嗎中也?怎麼可能會痛呢?』
太宰喃喃自語的說著中也聽不懂的話,什麼鬼魂什麼夢的把中也搞的雲裡霧裡的。
『你到底在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你是昨天晚上被我踢了一腳腦震盪了嗎?』
中也皺起眉,停下了手上沒效果的攻擊,凝神思考著這是不是自家戀人的不定時抽風又發作。

太宰維持著仰躺的姿勢握住中也的手腕,中也背著早晨的陽光,金紅髮絲的邊緣融在光芒裡。
太宰一向自認不是特別矯情的人,但這一瞬間,過去的日常與虛幻的夢境相疊,他竟然找不出一句合適的話。
他想說混帳小矮人,不准再一走了之了,又或者該說句好久不見。
但這些話聽在中也耳中,一定很奇怪吧?
最後,所有無以描述的情緒沈澱為一聲淡淡的嘆息。
太宰使力把中也拉進懷裡,難得示弱一般地把頭埋金中也的頸窩。他輕蹭了幾下,衣物柔軟精的香味入鼻間,竟有種難以言喻的安心。

比起方才片段的畫面,更加、更加的鮮活。
就如同,時間真的回溯一般。
仲夏夜之夢,好一個可怕的異能。
分明是夢境,卻還是能吸引人自願闔上雙眼,墮入萬劫不復。

太宰的軟髮貼著中也的脖頸,對於情人出乎意料之外的舉動,中也難得的不知所措,但最後還是伸出手有些粗魯的揉了揉太宰的頭,變得微亂的頭髮隱隱透露著太宰心中紛亂的思緒。
『忽然的搞什麼憂鬱啊?』
太詭異的氣氛再加上來自於情人的異常,中原中也的情緒也被牽進了太宰的情緒當中。
而太宰只是笑著抬起眼眸,鳶色眼中的迷茫好像不曾存在,他使勁的蹂躪中也的頭髮。

『中也,午餐在家裡吃怎麼樣?』
『蛤?你昨天不是說難得放假要出去的嗎?』
『可是我突然想吃中也的炒飯嘛。』
『不要,冰箱沒菜了。』
『那就一起去買吧!』
『今天不想下廚。』
『中也不要這樣嘛~』
『你今天到底幹甚麼啊,白痴太宰,什麼時候這麼纏人了!』

中也滿臉嫌棄的推開正在裝可憐的太宰治,可惜成效不彰,太宰整個人像八爪章魚一樣巴在他身上,一點也沒有放手的意思。

『今天我要待在中也身邊寸步不離。』
突然再次黯淡下來的神色,讓中也不由得繃緊了神經,今天的太宰治不正常到一種令人心驚的程度,太宰的個性他還不清楚嗎?他會這麼纏人、不想出門肯定有什麼他不知道的原因,而且看他瘋癲的程度,
那理由想必不簡單。

『真是令人無言以對的發言,太宰治你幾歲了?』
『22歲,花一般的年紀。』
中也哼哼兩聲,帶著既然沒有要出門,那就多睡會的想法翻過身背對著太宰,準備睡覺。
但他才閉上眼睛,太宰的一雙手又不安分的攬過他的腰,把他整個人扣進懷裡。
『你幹嘛?』
中也無奈的半睜開眼,放任太宰彷彿心智倒退的行為。
『中也。』
『嗯?』

就連念過他的名字都像是一種救贖。
Chu、ya,中也

太宰把這個名字拆開來仔細咀嚼,短短兩個音節裡充盈著說不清的紛亂,吐音都合著苦澀與甜。
『中也。』
『嗯』
『中也。』
『你玩夠了嗎?』
『中也…』
『…我在。』

『我怎麼一直都沒發現中也在的時候其實是我最...』
一聲短促的提示音打斷了太宰說到一半的話。
『幫我拿一下手機,是誰發來的簡訊?』
中也賴在被窩裡連翻身去拿近在咫尺的手機都嫌麻煩,太宰伸手拿手機時恰巧瞥了屏幕一眼,卻被訊息內容嚇得背脊發涼。
那是森鷗外發來的訊息,任務訊息。
幾乎是全無猶豫,太宰按下了刪除鍵。

『哎呀,好像是酒店小姐的訊息呢中也。』
『那肯定是你這個混蛋把我的電話留給對方!你還能再更幼稚一點嗎?』
『別介意這種小事啦中也,我去弄早餐啊!』
太宰敏捷的翻身下床,偏頭避過中也扔來的枕頭,同時,在中也的視線死角間,不著痕跡的順走中也的手機。

太宰的臉色在踏出臥室的瞬間沉了下來。
來自森鷗外的訊息又閃了閃,港口黑手黨的密語代號太宰再熟悉不過,解讀根本不是問題。
是那個任務,奪去他生命光亮的任務。
他怎麼會現在才發現呢?太宰掩面,嘲笑自己的遲鈍和愚昧。
10月22日,難得陽光露臉的初冬週末,同時也是,中原中也死去的那一天。

一開始,沒有人把這次的任務視為威脅,不過是個有些不受控制的異能者,首領便要中也傍晚去橫濱西側探查敵情,或者,給點下馬威。
所以誰都沒想到,最後接到的不是捷報,而是中原中也的死訊。
難纏的異能者和中也雙雙死亡,那晚的異能戰鬥究竟到了什麼程度?無人知曉,只留下殘破的現場、無解的謎團和來得太遲的太宰治。

太宰治回頭望向還縮在床上抱著被子的戀人,眼神暗了暗,握緊了手機。
如果,能改變的話?
只要是和中也,就算是虛妄,也能心甘情願。
他面無表情的撥通了電話。
『森先生,我有要事商量。』

森鷗外顯然對於電話另一頭的人是太宰治這件事情沒有過多的驚訝。冰冷的機器中傳出他從容優雅的輕笑,瞬間,太宰拳頭緊握的咯咯作響,就是這樣不在乎的態度,才會疏忽了對方的能力,如果森鷗外對此事再多點重視,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了?
『哦太宰,沒想到我們之間還有事情能夠用上商量這兩字。』
太宰對森鷗外的暗諷不予理會,他只想把他的決定告訴森鷗外,然後待在中也身邊寸步不離,直到10月22日這一天平安結束。
『今天的任務,請交給其他幹部執行。』
沈默了約三十秒的時間,太宰的焦躁把平時的耐心消磨殆盡,不過為了中也,他還是耐著性子等待。

『不行。』
『為什麼這麼要求呢?太宰君?』

聽了這樣的回答,太宰再是裝不出平時輕佻嬉笑的語調,壓低的嗓音冷如八寒地獄的冰霜,一字一句從齒縫裡逼出,全是藏不住的尖銳。
『恕我無可奉告。』
『哦呀,那我們更是沒甚麼好談的呢。』
『不,我還有一個提議。』
中也的死因太宰思索了千萬遍。操縱重力的異能堪稱絕對的強悍,是什麼逼得他不得不開啟污濁來應戰?
異能相剋?又或者,太過相似?
他不知道心中的猜測究竟哪一項才是真相,所以他願意親身去尋,至少,能讓中也不再犯險。
『這個任務,由我、由偵探社接手。』

對方沈吟良久,似在思索著這個提議對港口黑手黨的利害關係,最終,還是遂了太宰的心願。
『既然如此,倒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偵探社對於目標人物,知道的似乎不多呢。』
『港口黑手黨不也因為資訊太少,才要中也去探探虛實的嗎?』
雖然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是什麼,但不管是港口黑手黨抑或是偵探社,都不願意處在一個敵暗我明的局面上,也正因為如此,森鷗外才會派中也去執行此項任務,派出了不管在哪一方面皆是頂尖好手的中原中也。
『我怎麼從太宰君你的語氣中感受到了憤怒呢?是我太敏感了嗎?』
『是您多慮了。另外我還有私事,失陪。』
『這次的通話很愉快,太宰君。我等你的捷報。』
『用不著您的擔心,再會。』

結束了和森鷗外的對話,太宰又撥了通電話給國木田獨步,編了個完全不像樣的理由請假,還拜託偵探社調查今天的目標。
現任搭檔國木田獨步似乎能從太宰的話語間感受到焦急,也就沒怎麼刁難他就答應了。

太宰放下手機,一直懸著的心稍微踏實了些。

現在,當務之急就只剩在出發之前,好好陪在中也身邊了。

『喂太宰,早餐到底好了沒?』
『來了來了!』

與輕快的語音相違,太宰沒有光亮的瞳孔中藏著深林般的幽暗。

-我願傾盡一切,只為奪回有你的未來。


『中也——看來今天下午的假期要泡湯了呢。』
咬著三明治隨意翹著二郎腿的太宰,伸長了手臂在中也的馬克杯裡盛滿了冰牛奶,水珠沿著杯身滑落,在桌上積成了一潭小水窪。
『偵探社似乎有任務呢。』
『那我可得好好感謝偵探社,終於可以擺脫你這個麻煩的傢伙了。』
中也一口氣喝光了牛奶,把杯子和空盤扔進水槽裡。
『既然這樣中也就待在家裡等我回來吧。』

太宰不自覺的把“等我回來”四個字咬得重了些。其實他恨不得把中也綁在身邊,看著他放在心尖的戀人,安安全全的度過這一天。

『那我出門啦,中也。』
太宰穿上他那件沙色的長大衣,垂頭親吻中也唇邊那圈淡淡的牛奶漬。
『少在那邊拖拖拉拉的,滾吧!』

中也罵完,慣例性的朝走遠的太宰喊了一句路上小心。
太宰連頭也沒回,看似隨意的揮了揮手,卻把那句話聽進了心裡。

敵人的目的不明,而會在何處現身目前也沒有人知道,然而早已經歷過這些事的太宰,自然能夠清楚的捕捉到敵人的所在位置,如果和中也死的那天在同一個地方的話,那就是...賣場!
太宰邊走邊思考,到底是什麼樣強大的存在才能讓中也即便發動了污濁也只是僥倖獲勝?他今日所面對的敵人,異常的強大,雙黑的名號是因為有兩個人才打響,而今天,他只能憑一己之力對付那個未知的威脅。
太宰不會說自己是為了橫濱而奮鬥,他沒有那種聖人的情操,他只想救活他的愛人,又或者,一切行動全只是源於他的自私。
他只想改寫這齣悲劇,就算會造成難以估量的犧牲,也在所不惜。

『要我不准死的傢伙,可不允許比我早解脫啊。』
太宰把玩著中也貼身攜帶的小刀,低聲自語。

 
賣場,依舊是人來人往,太宰站在買場門口,抬起眼眸看向烈陽,終於,要來了嗎?
『有本事就不要隱藏身份,沒用的。』
太宰輕淺的說著,看起來像是在自言自語,然而他知道,敵人聽得見。

『喔呀,口氣可不小嘛。』
中性的嗓音突兀的於太宰腦中響起,悠遠而尖銳,似乎重疊著不止一人的音色,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聲音像老舊的收音機,夾雜著雜訊嗡鳴著。
『太宰治,武裝偵探社,曾是港口黑手黨的幹部,異能力是-人間失格。』
太宰一下警戒起來,在對敵人幾乎一無所知時卻被摸清底細,還真是下下籤,況且,是最棘手的精神系異能者。
並不是沒有對策,只是敵暗我明,在無法搶佔先機的情況下,太宰只能靜觀其變。從那次中也應戰的情況看來,敵方的體術強橫的幾乎超過了人類的範疇,破壞力更絲毫不遜於污濁。

评论
热度 ( 21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