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狗崽】寮內戀愛令💗 (2~3)

02
戀愛令?同居令?


阿媽一向認為自己有一雙火眼金睛,沒有什麼cp是能逃脫她的法眼的。
今天的偵測也非常靈敏,妖狐才捧著書從他旁邊經過,雷達就嗶嗶嗶嗶的響了。

二十六崽今天一個上午都不在。
天邪鬼等級沒上升
二十六崽心神不寧
天邪鬼在吃櫻餅
二十六崽身上有一根黑色的羽毛
二十六崽頭髮亂了

二十六崽……
一定是戀愛了!

江戶川阿媽快速的得出結論,嘿嘿二十六崽今天一定偷跑去副本了吧,被狗子帥到了吧?我沒給那中二少年買覺醒服真是太正確了。

陰陽師振奮不已,畫到一半的妖琴師x妖狐被擱置一邊。
哎呀誰說階級不同不能戀愛,阿媽現在就幫你啊,阿崽!

---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一個寮裡理所當然有著規則。
“阿媽說的一切都是對的,就算是錯的,也要當作是對的!”
他們的寮規就這麼一句,簡單扼要但殺傷力無窮,阿媽政權無可撼動。

所以當少女陰陽師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要茨木童子用地獄之手把她托高,好讓她在寮的屋檐上掛一張大字報,上面寫著“寮內戀愛令”的時候,底下幾乎沒有反抗的聲音。
女性式神見怪不怪的當吃瓜群眾,青行燈甚至從善如流的拿出了紙筆,男性式神們則捏了把冷汗。

『大家都到齊了嗎?』
『報告阿媽,大天狗大人還在副本帶狗糧。』
『噢,沒關係,我晚點再和他說。』
『聽好了大家!我們的寮現在面臨空前的危機!』
『最近財政赤字、預算吃緊,為了讓大家衣食無虞,不至於變成路邊的凍死骨,我們勢必要做出一些改變!』
陰陽師一臉痛心疾首,浮誇的指向提示欄上僅剩的三萬,嚇壞幾個新來的小式神。
但幾乎要變成阿媽近侍的妖狐只是哼了一聲,沒錢?還不是因為賭御魂最後輸個精光,看看倉庫裡那一堆防禦針女、生命破勢就知道了。

『幸好聰明如阿媽我,想出了兩全其美的好辦法!只要賣掉幾棟房就沒問題了,大家委屈一下,阿媽會重新調配住處的。』

『青坊主,你和新來的夜叉一間。』
『哈?誰要和那個禿驢一起住啊!本大爺不服。』
夜叉激烈反彈,往陰陽師的方向揮了揮叉子,下一秒就差點被四勾滿等青坊主的一個禪心超度。
『阿媽所言不可違逆。』

『鬼使兄弟一間。』
『荒川一目連一間。』
『酒吞茨木一間。』

阿媽一路念過去,妖狐還以為一切與他無關,搖著扇子悠閒的在一旁納涼,錯過了阿媽朝他投來的促黠目光。

『最後…二十六崽啊!你和狗子住吧!』

阿媽看向他,笑得春花燦爛,妖狐卻無暇去欣賞,他震驚的睜大眼睛,手裡的東西全掉到地上。

『啊,順帶一提,阿媽的分配是有意義的,禁止私下互換!你們就好好同居,好好搞基,最後假戲真做讓青行燈出個本子,就會有大把大把的金幣來寮啦,你們幸福阿媽快樂,一石二鳥。』

---

妖狐搬進大天狗住處前,阿媽千叮萬囑的交代了他一堆事情。
『受了委屈就隨時回來啊,二十六崽,阿媽一直都在。』
白痴阿媽,妖狐想,又不是嫁女兒。
少女陰陽師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淚水,塞了一小瓶東西給他。
『這可以保證你未來的生活,崽子,你要幸福啊。』
雖然這個陰陽師三五不時發瘋、總不正經又需要人照顧,但此時的關心還是讓妖狐一下子沒了脾氣。
『謝謝阿媽。』

直到走到有些遠了,妖狐才打開手心,看看阿媽給了他什麼。
不看還好,一看他整只狐都炸毛了。

一張紙條和

一罐潤滑液。

“寶貝阿崽,不要受傷哦。”

混蛋阿媽。
小生才不可能是受!

不、不對

小生是直男!





03
突可以亂突,flag不能亂立。


妖狐不得不承認,就算完美如他,依然會有缺點,而他最大的缺點便是容易沉迷美色無法自拔。
是的,簡單來說,就是他對大天狗的臉一見鍾情,顏值即正義,沒毛病。
雖然拒絕承認自己有彎的趨勢,但被大天狗的外表吸引卻是事實。
而且,妖狐可沒忘記他那頂天立地的妖生計劃,為了成為阿媽的重點培養對象,把大天狗撩到手是必須的!

然而,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如果說阿媽是出色的撩狐高手,那麼這個大天狗毫無疑問也是其中佼佼者,不同的是阿媽總是蓄意為之,大天狗則完全沒自覺。

同居第一天一大早妖狐就想出手,他輕手輕腳的拉開隔壁紙門,想趁大妖睡著時佈置一點氣氛,然而他顯然沒有想過大天狗已經醒了。

並且也正從、裡面開門。

妖狐被嚇到了,就這麼呆立在門口,傻愣愣的動也不動。
大天狗也沒料到一開門會是這樣的情況,他一個人住慣了,一瞬間差點就用風襲把妖狐吹飛出去。

『抱歉,汝找吾何事?』
大天狗下意識的道了歉,然後不解的發問。

妖狐這下才回了神,但方才準備好的調情台詞卻忘得一乾二淨。

似乎是一早剛沐浴完,青年模樣的大妖只鬆鬆的罩了件白色單衣,身上的水氣是單薄的布料變得有些透明,緊貼在精瘦的肌肉線條上。

大天狗一手扶在門板上,一手隨意的搭在腰上,因為身高的關係,大天狗是微微低頭看向妖狐的。

因困惑而蹙起的眉毛,末端還凝著水珠的金髮,一張俊美的臉龐就近在咫尺,瘋狂迸射他的費洛蒙,還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這、這是什麼情況?
心跳如擂鼓,慌亂之中妖狐退了兩步,偏頭移開視線。

『沒、沒什麼…就是來說句早安而已…』
『道早不必如此拘謹。』
看見妖狐的不知所措,大天狗放軟了方才緊繃的表情。
『汝為妖狐吧?今後請多指教。』
『小生才是,請大人多多關照了。』
『喚吾大天狗即可。』
『…是、是的。』
然後他看見了那張精緻卻有些冷漠的臉變得柔和,大天狗微微牽起唇角,勾出一個淺淺的笑。

那並不帶有什麼情緒,僅是交際式的微笑,卻讓妖狐在一瞬間淪陷。

直到大天狗拉上紙門,妖狐才微微抬起頭來,抬手遮住紅得發燙的臉頰,抿著唇有些倉皇的跑回自己的房間。

『可惡,一定是因為臉太好看了…』

评论
热度 ( 39 )
  1. piemul832kt幻想少女昀 转载了此文字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