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狗崽】寮內戀愛令💗 (1)


01 物以稀為貴

妖狐到寮的時候,是很尷尬的。

“喔多咧  阿勒庫魯…”
『是是,我知道,阿勒庫魯啊那西羅那卡得。』

他才從召喚陣中冒出半截,就被站在陰陽師旁的紅髮大妖抓住後頸的皮毛,拎了出來。
『嘖。』
酒吞童子皺著眉,意義不明的砸舌,把他推向陰陽師,五勾ssr的威壓嚇得初出茅廬的小狐狸一下子噤了聲。
戛然而止的台詞則被少女陰陽師順著接了下去,捧讀完畢。

『你好啊,妖狐,歡迎到寮。叫我阿媽就可以了。』
陰陽師小姐姐摸摸他的頭,臉上沒什麼驚喜倒是充滿無奈。
『好了崽子,我們走吧。』

噢,什麼情況?
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被陰陽師牽著穿越大半個院子。
一路看過去,這顯然算是個歐洲寮。除了剛才跟在陰陽師旁邊的大江山鬼王,名震一方的荒川之主正在和一目連下棋,長腿小姐姐青行燈牽著妖刀姬從他旁邊飛過。

『哎呀,這次召喚阿媽你的心情怎麼樣啊?』
青行燈饒富興味的看了妖狐一眼,便側過身調侃陰陽師。
『別說了,我也很無奈啊。』

妖狐沒認真聽他們說了什麼,寮裡小姐姐可多呢,他正盤算著如何撩到可愛的少女們。

陰陽師領著他到了一處雅靜的建築邊上。
『好啦阿臉,這兒就是你住的地方。』
鳥語花香、恬淡優美,不遠處的別院還有可愛的花精們。妖狐想,果然我的臉還是挺好看,一路上就這房子最大最好,待遇果然不一般。

『之後要和同棟的手足們好好相處哦,還有…』
『小生知道了,阿媽不必擔心。』
妖狐迫不及待的打斷了陰陽師的叮囑,滿心歡喜的要進門,期待著裡頭一定住著俏麗的妖怪少女們。
萬萬沒想到一拉開門,映入眼簾的就是好幾叢毛茸茸的大尾巴。

『阿媽妳來看小生了!能出戰嗎?』
『今天的阿媽還是如往常一般明艷動人。』
『漂亮的阿媽,你看小生的臉龐白淨白淨的,定是一只歐洲狐。』
『阿媽,隔壁寮妖狐的覺醒服甚是好看,小生想要…』

成打的妖狐們一看見阿媽就像是打了興奮劑,一窩風的全蹭過去,七嘴八舌的說著。

『抱歉吶,崽子們。阿媽實在是沒有那麼多錢…』
『所以…沒有達摩、沒有御魂、也沒有新衣。』

看著一群、一拖拉庫、一房子的兄弟們,妖狐呆立在門口,頓時覺得妖生絕望。

---

一陣混亂後,阿媽丟下一句“我和狗子去帶狗糧啦!”,快速的離開了。

妖狐則被帶進屋子裡,以到的最早的大哥為首,幾打的兄弟坐成一圈,給新來的弟弟講故事。

『乖,二十六弟。』
大哥搖著扇子,滿臉無聊的開口。
『聽我一句諫言,別想著在這闖出一片天。』
『小生不懂你的意思?』
『別看阿媽的ssr滿院子跑,她在使用我們的時候臉可不是普通的黑。更何況…』
大哥垂著耳朵,嘆了一口氣。
『物以稀為貴,一旦多了就不值錢了。』

是說,阿媽不肯用妖狐當主力一部分是臉黑,另一部分則是要怪先來的那幾位不爭氣。

迎來第一只妖狐時,阿媽還只是個不到15等的菜鳥陰陽師,她欣喜若狂,把白白軟軟的胖狐狸抱在懷裡,早上蹭蹭,晚上拱拱,可說是捧在手裡怕摔,含在嘴裡怕化。
當天就覺醒,隔天就四勾滿等,差點沒肝到暴斃,但就在第一次帶上場時…

“狂風刃卷!”

突突

『沒關係崽子,一定是阿媽臉黑,我們再試一次。』

突突

阿媽跪倒在地,不過越挫越勇。
因為她抽到了妖狐二號和三號。

『來吧阿臉!證明你們的歐洲血統!』

突突

突突

四號五號和六號

突突

突突

突突

最後阿媽還是哭了。
『對不起崽子,是阿媽不好。』
這之後,妖狐再也沒上過場,但不知道為什麼還是一打一打的從召喚陣裡爬出來。
幸好少女陰陽師是個十足的顏控,蓋了棟別墅給這一群崽,倒是一隻都沒分解掉,放任他們在院子裡四處撩妹。

三哥一邊講一邊抽鼻子,說若是他那時不要貪圖多看一會兒對面的跳跳妹妹,指不定現在是主力呢。
二哥拍拍他的肩安慰,隨口回應他那是不可能的,我們寮妖狐的宿命就是永遠無法突破兩下。

---

如何從一大群一模一樣的兄弟中脫穎而出,得到阿媽的關愛和資源成了妖狐新的妖生課題。

他跪坐在狹小單間的矮桌前振筆疾書,列出了整張計劃表,寫滿了抓住阿媽注意力的100種辦法。
他高興的想,只要順利執行,不用多久,我就會升等加勾,當上主力輸出,出任本寮扛壩子,迎娶所有小姐姐,走上人生巔峰,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第一天妖狐嘗試的方法是狐族最為擅長的色誘之術。

『在這櫻落如雪的早春曉光之中,小生是否有這個榮幸能與美麗的大人共飲一杯呢?』
妖狐輕輕勾起陰陽師的下巴,另一手撐在她身後的牆上,紫金色的眼睛深深望進陰陽師深色的眼中。
妖狐的吐字極慢,拉長的尾音帶著一點點嫵媚和繾綣,特別勾人。

可惜這一套對身經百戰的陰陽師一點用也沒有。
『早安,二十六崽。要吃椿餅嗎?』
陰陽師身子一矮,鑽出妖狐的控制,隨口回答。
妖狐的表情僵硬了一瞬,怎麼會有如此不解風情之人!幸好鍥而不捨是他的優點之一。

『您願意成為,小生的命定之人嗎?』
妖狐撩起一縷長髮,再次向陰陽師微笑。
『這可沒辦法呢,崽。』
『我已經連續不知道多少天,成為第不知道幾隻狐狸的命定之人了呢!』

阿媽挑了挑眉,遞給他一塊椿餅。
『排隊吧。』

---

經歷了第一天的大失敗,妖狐重振旗鼓,再次為了他的妖生奮鬥,為此,他向小姐姐們請教了撒嬌的方法。

『哼,都怪你,不給小生買覺醒服也不哄哄小生,小生超想哭的。大壞蛋,你好討厭!小生拿小拳拳捶你胸口!大壞蛋,打死你!』

開始講第一個字妖狐就後悔了,這太羞恥,他硬著頭皮講到最後,視線游移著不敢直視陰陽師,最後連耳朵尖都紅了。
陰陽師愣住了幾秒,然後不給面子的撲哧一聲,笑得一發不可收拾,她非常失態的拽著妖狐的尾巴在地上打滾,笑到泛淚。

『阿崽,這是誰教你的哈哈哈哈哈!』
『…是、是桃花妖妹妹…』
『哈哈哈你別捶我胸,來,捶背比較實際!』

-----

在努力了兩個星期之後,妖狐終於理解當時大哥說的話。
阿媽確實寵他,但和他期望的升等加勾顯然沒什麼關係,那是對寵物的溺愛,妖狐突然意識到自己比較像被包養的小白臉而不是有鴻鵠之志的男子漢。
引以為傲的撩妹技能在阿媽這兒直接清零,毫無幫助。
色氣、溫柔、冰山、暖男的屬性他全試了一次,然而阿媽中意的興許只是他的尾巴軟毛和家務能力。
現在的他已經是一只十項全能的家庭主狐了,煮湯的技能甚至甩孟婆一條街。

『崽子啊,阿媽覺得你可以嫁了,那邊的跳跳哥哥怎麼樣?』
『不,小生覺得跳跳妹妹好些。』
『可是我們寮裡沒有直男的。』
阿媽表情特別真誠,眼睛睜得圓圓的,一副你就信我吧準沒錯。
她浮誇的筆畫外邊膩在一起的荒川一目連和鬼使黑白。
『真的,沒有直男。』

可惜在兩週的相處下,在妖狐眼中他的陰陽師已經失去了小姐姐專屬的亮晶晶濾鏡,他只想打人。

『小生就是直男。』
『哎呀,別立flag嘛,二十六崽。』

---

妖狐找到新的突破點是在三週以後,那時阿媽已經把妖琴師到青坊主全給他相親過了,同時他的做飯能力也達到了爐火純青。
啊,做牛做馬並不是沒有報酬,他終於換上了覺醒服,也升上三勾,羨煞一票旁人。

而他也終於發現,收買阿媽最寵愛的式神一定比說服阿媽來得容易。
而這個人選毫無疑問就是阿媽口中的“狗子”。

“好啦,阿崽別撒嬌了,我和狗子要去打結界了!”

“狗子大概快回來了,阿媽該去接他啦。”

“要給狗子新的黑蛋呢。”

狗子狗子狗子,到底誰是狗子?
阿媽開口閉口都是狗子,難道臉比我更好看?不過那個狗子一定是這個寮最招阿媽疼的式神吧,如果能獲得他的支持,計劃就萬無一失了!

所以這一天,妖狐用阿媽給他的櫻餅打通了觀戰席的狗糧天邪鬼,成功的偷渡進副本,就為了親眼看看那個“狗子”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妖。

『鯉魚精妹妹,妳知道“狗子”是甚麼樣的妖嗎?』
『你問大天狗大人嗎?是很強大、很帥氣的哦!』
『妖狐哥哥你看,就是那位大人!』

等了半晌,預備區的黑影慢慢散開,身穿白底藍紋狩衣的青年從天上緩緩落下,紅色的木屐敲出叩叩兩聲,他從陰影中步出,光影從深色指貫的邊緣攀附而上,一點一點延伸,細化他的輪廓。

“參上,吾乃大天狗。”
大妖揮舞手中的團扇,在一片肅殺氣氛中卻是道不清的風雅。

開戰的鼓聲敲響了,搶到一速的大妖輕身躍起,一瞬間,收攏於後的翅膀倏然展開,巨大的鴉羽遮天蔽日,陰影照下,他逆風振翅,鼓風聲震得妖狐耳朵發疼,銳利的羽刃劃破空氣,撕裂敵方血肉,暴風肆虐中妖狐瞇著眼看向大天狗,淺金色的髮絲因光照而有些反白,把那張沒有表情的臉孔襯得更加清俊。

“讓你看看我支配暴風的力量。”

妖怪向來順服、尊敬強者,妖狐也不例外,但這一回,似乎有些不一樣。
與想像中的兇神惡煞模樣完全不同,他怔怔的看著金髮的大妖怪,久久沒有回神。

一直到鯉魚精妹妹催他該回去了,妖狐才從愣神中恢復過來。他尷尬的搖了搖扇子,掩飾一時的失態,卻騙不了那瞬間動搖的內心。

大天狗大人……嗎?

评论 ( 7 )
热度 ( 78 )
  1. piemul832kt幻想少女昀 转载了此文字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