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YOI】一個家,不需要兩個Yuri? (上)

又名《我把媳婦兒帶回家,惹弟弟生氣了?》

架空,年齡操控,私設多到上天
維克托和尤里親兄弟設定
維勇都是17歲→高二生
尤里9歲→小學三年級
戀人維勇+兄控尤里


事情的開端,是這樣的。

『我回…!』
試想,當你在學校被肉食女孩們窮追猛打一整天,精疲力竭,只想回家爆打哥哥一頓,打開門的瞬間卻強塞一嘴狗糧是甚麼樣的一種感受。

自家哥哥和不知道哪來的豬,在沙發上,上演著兒少不宜的畫面。
尤里發誓他看見維克托的手已經伸進那隻豬的衣服裡了。

9歲的尤里.尼基弗洛夫把剩下的話語嚥回去,退後幾步,反手甩上家門。

呵,假的。
尤里冷笑一聲,眼睛業障重。

一定是我今天開門的方式不對。

---

勝生勇利是被磅礡的摔門聲嚇到的。他側過頭看往門的方向,正好與第二次推開門的尤里打了個照面,成功的見證小尤里僵硬石化的驚恐瞬間。

噢,勇利想。糟了。

勝生勇利,17歲,兩個星期之前成為了校草維克托的男朋友,今天竭誠惶恐的來見家長,很不幸的,場面尷尬。
勇利看著弟弟君的視線盯住了自己,眼神和友善完全搭不上邊。

他發誓10分鐘之前他還正襟危坐的扯自己衣擺,緊張到維克托看不下去。
對的,一切正常與不妙的分水嶺正是那句-維克托看不下去。
“是不是吻你一下就好了?”
他來不及回答,甚至連吐槽這是什麼神邏輯的時間都沒有,維克托拉過他就是甜蜜蜜的親吻,然後不到3分鐘,事情就演變成這副模樣。

然而背對著門的粗神經戀人依然不在狀況。雖然他一點也不想承認,但維克托的手還在他衣服裡面。

那個瞬間,勇利覺得門口那個美麗孩子的殺氣已經濃重得幾乎要刺穿他。

他正要開口嘗試說點什麼,金髮的孩子已經摔上門。

豈止尷尬,勇利自暴自棄的修正,大概被討厭了。

---

季光虹打開他家快被敲爛的大門,不出所料看見了炸毛的小尤里。
『進來吧。』

他無奈的嘆口氣,把鼓著腮幫子生氣的尤里安置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機轉到寵物頻道,動作一氣呵成,然後手法嫻熟的為小貓咪順毛。

11歲的光虹.季,第10086次,被迫見證隔壁家例行的兄弟鬩牆。

他刷著微博,思考這次隔壁家的哥哥會花多少時間把尤里哄回去。

---

戀愛的人們總是活在其他次元裡。

此話確實不假,維克托和他心愛的男朋友彷彿置身一個碗形的防護罩裡頭,還閃著粉紅色光波。
與世隔絕。

眼中只有你。這句話特別矯情,但也特別適合現在的維克托。

直到門再次被大力摔上,維克托才被隨之而來的震動嚇了一跳。

『勇利,怎麼啦?』
他終於抬頭對上戀人已經因絕望而無神的雙眼。
『…啊…維克托。』
『我大概…被你弟弟討厭了。』
維克托偏頭思考了一會兒為什麼勇利會突然說出這些話,無果。
『誒?』

---

在他聽完勇利忍著尷尬的講述剛才的場景後,第一個想法是好像被抓姦呢,然後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
情況不太妙。

他拿起手機撥通了尤里的電話。
『我親愛的尤拉奇卡,怎麼不回家呢?』
對方沈默了一瞬,接著他聽見了明顯的砸舌聲。
『在你做不知廉恥事情的時候,我不想在場,維克托。』
尤里在講完後就果斷的掛了。聲音之冷漠,維克托這才發現自己大概又惹毛了自家弟弟。

啊,出師不利,維克托想。

---

俗話說:醜媳婦也得見家長。
維克托當然覺得他的勇利是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但要過弟弟那關簡直難如登天。
尤其是在被看見那種景象後,想博得尤里的認同,大概就像剛出新手村就必須直接去打最終BOSS的節奏。

維克托熟門熟路的來到隔壁季家,一如往常,他家的小貓舒服的窩在季光虹旁邊,喝牛奶看電視。

『下午好啊,光虹。』
『下午好,維克托先生。』

簡單打過招呼之後,維克托來到尤里面前。

『回家啦,尤拉。』
金色小貓用看垃圾的眼神瞥了他一眼,視線轉回電視裡的幼貓。
『今天有爺爺送過來的皮羅什基哦。』
小孩堅定的意志被心愛的食物誘惑,微微鬆動,尤里哼了一聲。
『皮羅什基來,你滾。』
幸好維克托是不屈不撓的代表,一點也沒被打擊到。
『我們回家嘛,尤拉,今天有重要的人要讓你見呢。』
這句話倒是成功使尤里的注意力完全換到他的身上,雖然稱不上是好的方面。
『哈?』
碧綠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尤里的嗓音開始拉高。
『那只豬?』
『小豬豬是我親愛的男朋友哦!尤拉要好好認識未來的嫂嫂才行呢。』
『哈??!!』

---

維克托還是成功的把尤里帶回家了,雖然是以不那麼和平的姿態。
尤里在維克托的掌控下死命掙扎,嘴裡的罵罵咧咧也沒停下,可惜詞彙量不足,罵來罵去也就那幾個沒甚麼殺傷力的單詞。

『放開我!白痴哥哥!笨蛋你放手!混帳東西!』
『不行,尤拉奇卡,你太不冷靜了,不要抓我的臉!』
維克托兩手捏著尤里肉呼呼的臉頰,而矮了整截的尤里站在沙發扶手上,全力貓爪反擊。

弟弟君他,有多可愛就有多凶。
勇利想著。
在尼基弗洛夫兄弟,相當幼稚的爭執中,勇利完全插不上一句話。

---

最後還是靠著皮羅什基的魔力才讓尤里安靜下來。

於是客廳呈現了一幅相當詭異的畫面,小小的金髮孩子坐在主位上,趾高氣昂的提問。

『年紀?』
尤里揚了揚下巴,啃了一口皮羅什基,留下一圈麵包屑。

跪坐在維克托身側的勇利忍不住盯著尤里嘴邊的食物碎屑,一句剛滿17歲差點說成好可愛。

『喜歡吃的東西?』

他回答了豬排蓋飯,然後為露出好奇神色的尤里描述了炸豬排的美味。

看來都是些簡單的問題,勇利想。
畢竟是小孩子,如果能這樣下去的話也許能順利結束。

『喜歡我哥哪裡?』
光速打臉,直線就殺出了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

『…呃…維克托的全部…我都喜歡…』
勇利支吾的回答。

本人就在旁邊,好羞恥啊…
勇利絞著手指,用餘光看向維克托。
維克托似乎相當滿意他的答案,也偏頭朝他微笑,一雙藍眸就像波光粼粼的貝加爾湖。

『嘖。』
可惜小少爺似乎並不買帳。

尤里綜觀自己9年的人生,仔細思考後還是不懂,就憑維克托那張蠢臉竟然能吃得這麼開?簡直莫名其妙,難道都沒人發現那頭髮量逐年減少的銀髮底下完全沒有腦子?

『我哥全身上下的優點除了臉之外就沒有了吧?』
『你是豬嗎?還是一樣沒長腦子?』

維克托在一旁覺得自己無辜躺槍,不過照這個節奏,似乎沒遇到什麼大問題。

『最後一個問題,名字?』

『啊…勝生勇利。』

呼,完美落幕,維克托愉快的想著,但下一秒他就對上了自家弟弟極其尖銳的視線,要殺人那種。

一片死寂。

室內寧靜了三秒鐘左右,然後迎來劇烈的暴風雨。

『yu、ri?』
尤里站起來,居高臨下的掃視兩人,臉色前所未有的難看,黑得鍋底一般。

『yuri?呵。』
白色及膝襪包裹的小腳狠狠的踹翻了桌子。

『聽著,豬。』
『我的名字叫做尤里.尼基弗洛夫。』

『一個家才不需要兩個Yuri!』

尤里中氣十足的大吼,成功的從豹貓進化成老虎。

勇利一下子退到維克托後面。
啊,維克托扶額,他們好像又意外的戳到弟弟的另一個暴怒點了。

---

尤里絕對不會承認他是兄控。
當然,也絕對不會承認在聽見自家哥哥的男朋友名字發音和自己一模一樣時,閃過了,憑甚麼他搶走了哥哥的幼稚想法。

去死吧笨蛋哥哥,絕對是我不要你了!

评论 ( 2 )
热度 ( 214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