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太中】兄友弟攻 (1)

又名《我的哥哥怎麼可能那麼矮!》或是《我的弟弟怎麼可能那麼討厭!》

※時間線是太宰還在港口黑手黨的時期
大概是14、5歲的少年

和好姬友 @花曉 聊天時併發的神奇腦洞






中也第一次聽見這個消息,是在一次射擊訓練之中。
『中也哥哥,林太郎要你等等過去一下。』
金色捲髮的黑手黨吉祥物仰著可愛的小臉,對中也說。
『我知道了。』
中也回答,手中射擊的動作沒停,但愛麗絲扯了扯他的衣角,繼續說了下去。
『你不好奇是甚麼樣的事情嗎?』
雖然中也真的一點也不好奇,首領找他還能有什麼事,興許只是例行的報告公事罷了,不過他還是從善如流的問了下去。
『是甚麼樣的事呢?』
聽見這個問句,愛麗絲得意洋洋的挺起她的平胸,說道。
『是中也和太宰哥哥的秘密啊!』
中也持槍的手一抖,子彈偏離軌道打在靶外,他的眉頭抽了抽,誰和那青花魚有秘密?噁心至極。
愛麗絲雙手抱胸欣賞中也的表情,似乎是相當滿意。
『聽說啊,中也哥哥和太宰哥哥,其實,是兄弟啊~』

愛麗絲的聲音穿過耳膜經過神經元傳入大腦,成功造成中也的大腦短路。
他頓時一股氣哽在喉間不上不下,震驚之中完全說不出話。
他抬頭看了看天空,陽光明媚,天是藍的,雲是白的,絲毫沒有要下紅雨的樣子。
兄弟?
他和混蛋青花魚是兄弟?
這是什麼新的國際笑話或者流行的梗嗎?
『愛麗絲,和中也哥哥說是誰這麼告訴首領的?』
中也放下手中的愛槍,彎下腰將女孩抱起,佯裝鎮定的離開訓練場,朝首領辦公室走去。
『林太郎說,不能和中也哥哥說!不過呢,討好我的話也不是不能偷偷告訴你哦~』
愛麗絲抬高了下巴看著中也,十足小公主的模樣。
中也騰出一隻手在西裝外套的口袋中摸索,企圖找出一兩顆能討小女孩歡心的甜糖。
然而不嗜甜的中也自然是一無所獲,他只翻出幾枚子彈和備用的手套,但這些顯然對他現下的處境毫無幫助。
『中也哥哥明天買隔壁鎮的限量巧克力蛋糕給你,先和我說,好嗎?』
那家巧克力蛋糕可是必須凌晨就去排隊才買得到的,中也自認這個賄賂已經充滿了誠意,可惜小愛麗絲並不買帳。
『明天?』
她挑起眉發問。
『太久了。』
語氣毫無商量的餘地。

中也無比泄氣。他踏進電梯,望著玻璃外因電梯上升而逐漸變廣的橫濱景色,深深的嘆了口氣。
最好永遠別到頂樓,他想著。

到達頂樓後,中也踏著黑亮的皮靴走過首領辦公室外的華美長廊,愛麗絲還在他身邊喋喋不休,但他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最好永遠別走到底,他又想。

中也停在一道極盡奢華的大門前,等待侍衛進去彙報的時間,他雙眼無神的數著水晶吊燈上的掛飾。
兄弟?這個詞還在他腦袋裡轉來轉去搞得他什麼也無法思考。
最好永遠也別打開,他再想。
然而天不從人願,門從裡頭被緩緩拉開,森鷗外坐在金紅軟倚上,似笑非笑的盯著中也。
『中也,你知道你和太宰,是兄弟嗎?』

-----

五雷轟頂

剛才愛麗絲的發言還讓中也抱持著一些僥幸和懷疑,甚至失禮的在心裡想著,媽的智障,這可憐的小姑娘終於被首領逼瘋或者被太宰利誘了。
而森鷗外開口第一句就給中也造成十萬點的暴擊,語氣認真得沒有玩笑的可能,直接碾碎了中也自欺欺人的無望希冀。

『首領,請不要聽信亂傳而沒有根據的無稽之談。』
中也表情都僵了,乾巴巴的吐出話來。
森鷗外沒回答,只是捻起幾張A4大小的資料,遞給中也。
而中也翻過一張張的資料,越看臉色越糟糕,甚至稱得上千變萬化。

太宰治。
小他幾個月,同父異母的弟弟。

這個世界毫無疑問是瘋了,他從來不知道看似風平浪靜的老家竟然藏著那麼多適合拍狗血八點檔的秘密。
這族譜也太亂,這分支也太離譜!
親情的巨輪說沉就沉,一直以來最厭惡的人突然變成自家弟弟,中原中也無比絕望,身子晃了晃差點暈倒。
『誰要當那條蠢青花魚的大哥啊……』
就在他沉浸於震驚和生無所戀的情緒中時,首領辦公室的書架後傳來了當前他最不想聽見的聲音。
『我可是更加不願意呢,可別太抬舉自己了啊。』
從陰影中步出的黑西裝少年扯起一抹挑釁意味十足的笑容。

『中也哥哥~』
佯裝親暱的撒嬌音配上太宰治那張臉,中也被噁心得整個人抖了抖。
不過這一喊倒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太宰竭力控制面部表情,同樣滿臉嫌棄。
『你也在啊,親愛的太、宰、弟、弟。』
秉持著雙倍奉還的堅持,中也從牙縫間逼出幾個音節,抖落一身雞皮疙瘩。

原本還希望能借著這個消息讓他們關係好些的森鷗外無奈的瞥了又要打起來的兩人一眼。

『你們啊,何必執著於這層關係上呢?是兄弟也沒什麼不好的啊?』
『不是兄弟的好處更多,首領!』
太宰和中也同時喊出聲,而後又因為發現和對方說了相同的話,開始互相瞪眼。
這兩個小傢伙的默契也就只有在此刻才能展現得淋漓盡致。森鷗外挑眉。

兩個孩子的關係好或壞本來不會是森鷗外在意的事情,任務能完成的話,無論怎麼樣都可以不計較,但正是因為耽誤了工作,他才會插手這事。
因為內鬥而使搜捕有漏網之魚的事情,可不允許發生第二次。

『放你們倆一個月的假,去學習如何作一對兄弟。』
語畢,森鷗外絲毫不在乎太宰和中也驚恐的表情,帶上愛麗絲就往回走。
『小愛麗絲,我們去吃蛋糕吧!』

走到一半,森鷗外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回頭。
『紅葉,這裡由你負責。』

------

尾崎紅葉帶著兩個表情生不如死的少年來到市郊的一棟平房前。
『這就是你們接下來一個月要住的地方。』
兩個少年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從茫然呆滯中醒了過來。

學習作一對兄弟,必須要同居嗎?

中也首先反應過來,條件反射的捉住紅葉和服的衣擺,難得露出了近似撒嬌的示弱模樣。
『紅葉大姐……』
水藍瞳孔難以接受的大睜,雙頰也因氣憤而泛紅。尾崎紅葉一時差點被太過可愛的畫面蠱惑,但首領的命令終究不能違抗,紅葉只能摸摸中也的軟髮充作安慰。
太宰端詳那棟日式平房,小小的呿了一聲。

『進去吧。』

就這樣,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開始了為期一個月的,同居生活。

评论 ( 4 )
热度 ( 70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