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太中】太宰先生教你如何把屈辱十倍奉還 (下)

雙黑絕讚交往中💗
女裝中也有、R18小破車有
如果連結不行的話請和我說😁✨
上篇這裡  (上)


------

躲藏於長桌對面的中也完全沒想過自己已經被太宰發現了。
事實上,在他穿上裙裝的那一刻,他的大半心思都耗費在壓抑羞恥心和忍受不習慣的涼颼颼感覺,對周遭的警覺心降至最低。

太宰趁著中也正應付森鷗外的朋友們,無暇顧及其他事物的時候,拿出了手機,喀嚓喀嚓的偷拍。
這種難得一見的景色當然要好好留下紀念,才方便嘲笑中也一輩子。太宰滿意的看著各種角度的中也醬,有些自暴自棄喝著雞尾酒的模樣、裙擺飛起時慌慌張張的瞬間、忍受著屈辱的臉紅時刻,當然還有揚起制式化應酬微笑的樣子。
中也的眉毛微微抽動,竭力擠出最自然的弧度,但頰上的肌肉顯然相當僵硬。太宰在一旁忍著笑,這個交際的官方笑容他給不及格。
同時,還惟恐天下不亂地給自家岳母發了幾張中也醬的照片。

啊,真愉快。

-----

結束了必要的應酬,中也終於能稍微喘口氣,但他沒得到多少休息時間,口袋中的手機忽然瘋狂的連續震動起來。
中也拿出手機,才滑開屏保,就發現他整個頁面都被自家老媽的短信刷爆,他有些呆愣的一封封點開。

“中也你什麼時候有妹妹了我怎麼不知道!!!”
字裡行間的驚慌鮮明得彷彿會張牙舞爪的撲過來,對著中也的兩邊耳朵肆意叫囂。
“誰偷生的?你嗎?”
“為什麼都不和媽媽說呢!”
提示音又響了兩聲,這回跳出了他穿著蓬裙的照片。
“這怎麼回事,中也?”
“你妹妹叫什麼名字?”

先不論為什麼偷生的會是妹妹這種神邏輯,母上大人的高漲情緒顯然不是現在的中也能應付的,他自己就已經夠混亂了,這一齣鬧劇無疑是專門用來把他的腦袋攪成漿糊。

中也按著太陽穴,嘗試思考著要怎麼合理的和自家老媽說明這個情況,他一點頭緒都沒有,坦白那個“妹妹”就是自己實在太過恥辱,他辦不到,卻又想不到合理的藉口。中也幾乎要對這個世界上的女人絕望了,少至愛麗絲,長至母親,全部都是他的剋星。
中也仰頭45°角望天,我的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想笑呢。

而還不等中也思考為什麼老媽會得到他的女裝照,遲遲得不到回覆的中原媽媽開始了奪命連環call。
中也立刻把手機調成靜音,四處張望想找個隱秘的角落把這事解釋一下,但放眼望去整個大廳竟然沒有那個角落是安全的。

中也嘆了口氣,看來只剩廁所這個選項了。他往太宰的方向看了一眼,那個浪費繃帶裝置在露天的陽台和一群女人調情,笑得眼睛彎彎的,看來暫時不會出什麼問題。

------

但中也顯然沒有想過立刻就出問題的會是自己。

-所以說,現在到底是怎樣!

中也微微提著裙擺,一臉懵逼的站在男廁和女廁前面。
如果可以他當然想毫不猶豫的踏進男廁,但一個禮服少女踏進男廁?這樣的畫面怎麼想都非常不對勁。
而女廁,中也自認是個正直的好青年,扮女裝潛入女廁這種缺德變態行徑他可不想嘗試。

最後,在經過長時間的糾結後,機智如中也找到了一個最好的辦法---無障礙廁所!

不需要顧慮性別的無障礙廁所簡直是完美的選擇,中也愉快的走了進去,正要帶上門,身後的光線竟突然被遮住,在中也還來不及反應的瞬間,一隻手從外頭扳住了門板。
那人的手腕處露出一小截繃帶,抓準了中也短暫的呆愣,側身閃入,順勢扣上門鎖,高大身影幾乎籠罩住了中也的視線。

中也抬手準備攻擊,卻在出手的前一刻被人抓住手腕,熟悉的輕浮笑容猛地撞入他的視野。

『吶、美麗的小姐,要和我一起殉情嗎?』
『太、太宰!』

意料之外的人突然出現,成功的造成中也的腦袋短路。
太宰靠得很近,近得中也能從那雙暖色的眸子裡看見自己七分慌亂三分惱怒的倒影。

『你今天特別吸引人呢,中、也、醬~』
太宰壓低的嗓音變得有些沙啞,尾音隨著他上下打量的目光跟著拉長,曖昧無限延伸,可惜中也完全不領情,他現在只想用異能把太宰踩進地下三尺,然後對著太宰大喊哥穿的不是女裝,是責任!
中也掙開太宰的控制,側身一腳就往太宰臉上招呼,動作之行雲流水可見做過千百回,只可惜他顯然忘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今天的中原先生,穿的可是裙子和高跟鞋啊!

抬腿的瞬間中也就聽見了布料迸裂的聲音,他急忙撤勁,但已經開始的攻擊可無法徹底收回,再加上細根高跟鞋這個大麻煩,這力道說有多軟弱就有多軟弱,讓太宰輕而易舉的抓住了中也的腳踝。

裙底是男人的浪漫,太宰治沒辦法更同意這句話了。
他把中也的腿拉得更高,放肆地觀賞中也的裙底風光。而現在的中也被卡在牆與太宰中間,雙頰因羞憤而紅得幾乎要滴血。



上車

 


芥川把耳麥拆下來,使力扔進花園的噴水池裡。
天知道他剛才聽見了什麼,紅紅火火恍恍惚惚。
連個前方高能的提醒都不給,芥川就毫無防備的被核能炸得連灰都不剩。
他不過是想和前輩通話,確認行動而已,哪想得到他按下紅色按鈕的瞬間就是一陣嗯嗯啊啊,和外邊肅殺的氣氛完全格格不入,他的羅生門隨著劇烈轉折的心境扭曲了一瞬。
他現在急需一點休假式治療好緩解內心的衝擊和痛苦。

芥川龍之介君表示港黑和偵探社都遲早要完,他只想在一旁安安靜靜的做個美男子。

评论 ( 4 )
热度 ( 163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