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太芥】好直屬,不戀愛嗎?

官方不疼芥芥,我疼!

如果他們兩人能以平凡的身份,這麼普通的相遇的話,那麼,就能談一場青春而傻氣的戀愛了吧。
*全文砂糖,ooc我想有的
*大學生無異能設定,明明是大學生談起戀愛卻是初中生等級

建議搭配BGM:宮野真守《愛唄》

01
#初次見面

初めて逢った日に よそよそしく 
 (初次見面的那天 就像命中注定一般)


太宰治擠在人群之中,淺棕的長外套被擠得皺巴巴的,瀏覽著公佈欄上直屬的名單。

“芥川龍之介”

太宰微微挑起眉,花了一秒鐘思考,得出著名字必定和可愛的學妹沒有關係的結論。
然後,就把整件事拋諸腦後,事不關己的踏著輕快步伐離開。

太宰一向是討厭麻煩的。
在知道自己的直屬是個學弟之後,他就完全喪失了關心的興趣,周圍的人整理著自己的舊教科書和要給學弟妹的禮物,他也只是懶洋洋的動也不動一下。

認直屬當天太宰一路睡到自然醒,室友把一切都處理完畢回房之後,才發現太宰還趴在上鋪看他的那本“完全自殺手冊”,連睡衣都沒換掉。

『啊啊前田…你回來啦…』
太宰隨意的擺了擺手,算是打過招呼。
他的室友明顯心情不佳,沒精神的嗯了一聲。
 『怎麼,直屬不夠可愛?』
太宰隨口問了一句,而前田嘆氣連連。
 『唉,別說了,虧我還那麼期待…』
 惋惜的話語說到一半,前田想到什麼似的突然話鋒一轉。
 『對了太宰,今天你的直屬沒有來耶。』
 『喔…這樣啊。』
太宰毫不掩飾他的無所謂。
 『聽說是因為生病了,還有啊,聽說是個非常漂亮的孩子呢。』
 『誒?』
前田說得眉飛色舞,聽說那學弟有深色的頭髮,末端泛著銀白,濕漉漉的眼睛和纖細的骨架。

聽這形容,倒是像極了小兔子系的美少女,太宰把這幾個詞彙放進腦中想像了一下,沒什麼畫面,他在上鋪翻了個白眼,隨口道。
 『說得好像你見過似的。何況那可是個男孩子,難不成你是彎的?』
 『這你就不懂了,太宰。』
前田的眼神一下子銳利起來,太宰還以為他要說出什麼不得了的話語。
 『可愛漂亮還病弱的這個設定是不分性別的!』

之後的整個星期,太宰都被迫忍受前田在他耳邊喋喋不休的說著類似的話題,無非是這個學弟有多可愛或者多受歡迎。

雖然說沒興趣,但自家直屬被室友誇成這樣,太宰不免還是生出了點好奇心,更何況,一次都沒去看過直屬倒也是有點說不過去。

所以太宰治才會出現在一年級教室外的走廊上,他拎著剛在外面買的午餐,趁著自己空堂到一年級教室逛逛,想物色能一起殉情的好對象,順便瞄一眼自己的直屬學弟。
這個舉動顯然讓教授們非常不高興,太宰一路走過,鳶色的桃花眼眨呀眨,成功的牽走了所有女孩子的注意力。

他在一年級教學樓轉了一圈,搭訕了幾個可愛學妹,這才看向自家直屬所在的教室。

太宰在窗外張望著,一開始他還擔心找不到人,但馬上他就發現不勞費心。因為美麗的東西總是特別出眾。

不看還好,一看驚為天人。

那個學弟支著下巴坐在對邊靠窗的座位,泛銀的髮梢剛好觸及肩頭,隨著春季的微風柔軟地輕晃,為他添了份沈靜氣質,一對凹得好像能呈水的鎖骨從黑色薄毛衣的領口露出來,他帶著黑框眼鏡,專注於教授講述的課程,墨色的眼睛時而望著黑板,時而低眸做筆記,白皙修長的手指骨節分明,寫起字來特別好看。

一見鍾情是什麼呢?
太宰治活了22年完全沒有概念,直到此刻他才終於懂得。
 那是全世界為了一個人,屏息的瞬間吶。

---

芥川第一次見到自己的直屬學長,是在櫻花樹旁的河畔。
雖然是聽來浪漫的場景,可惜美好的邂逅並沒有發生,事情的經過還成功的刷新了芥川的三觀。
他們是在水邊遇見的,正確來說,或許是水裡。

最開始看到的是棕色的布料在水面上載浮載沉。
巨大的漂浮物?芥川想著,有點好奇的多瞅了那物體幾眼。

不看還好,一看嚇出一身冷汗。

那是個一身棕色大衣的青年,他身周散著白色的繃帶,落於水面的八重櫻瓣隨著水波晃盪,乍看倒也是幅美景,但青年過度蒼白的臉色和泛紫的唇昭示了他正逐漸失溫。

芥川大驚失色,手上的無花果掉了一地,他沒有絲毫猶豫,二話不說就跳下水救人。

初春的湖水溫度尚低,芥川哆嗦了一下,咬著發顫的牙關,執意在冰寒徹骨的水中前進。但手足快速的因低溫而僵硬,毛衣和長褲吸飽了水分,格外沈重。

-明明距離不遠的啊?怎麼就到不了呢?
芥川的泳技本來就差強人意,在不該下水的天氣勉強自己,甚至沒有做先做熱身,每一次划水踢腿都比方才更吃力。

終於游到青年身側,芥川正要伸手去抓深棕色的衣擺,一陣尖銳的疼痛猛地襲上他的右腿。

抽筋。

他腦中閃過這個詞彙,突來的劇痛讓他一瞬間亂了動作,小腿肌的劇烈痙攣使他幾乎無法再挪動分毫,芥川倒抽了一口氣,冰冷的湖水卻在他抽氣時灌入,和帶著水氣的寒霧一起在肺中衝撞得生疼,氣管和鼻咽被水擠壓得無比難受,火辣辣的疼。
芥川止不住咳嗽,同時又迫切的渴求氧氣,他不知道他掙扎了多久,恐慌時他竟完全想不起如何自救,幽暗的湖水扯著他下沉,每次的上浮都太短暫,細胞缺氧的情況下他有些眼前發黑。
時間的流逝失了意義,四肢亂無目的的揮舞,希望能觸到一個能借力之處,水面的光芒離他越來越遙遠,知覺被淹沒,他最終還是失了力氣。

在芥川近乎絕望的那一刻,他上伸的手腕突然被一雙有力的手握住並上拉,下一刻他就被跩入有溫度的懷抱。

芥川最後的記憶斷在這個模糊的片段,有一汪暖色深棕,和貼上的,一份柔軟觸感。

---

等芥川再次睜眼時,視線全被一條蓬鬆的白色毛巾蓋住,有人正細心的為他擦乾頭髮。
他有些茫然的眨眼,微微揚頭,那人似乎是察覺了芥川的蘇醒,停下了手中動作,拿開毛巾。
 『你醒啦,芥川君。』
芥川發現面前的青年正是他當時打算營救的那位,反被救起這件事讓他有些弄不清事情始末,尷尬地半垂頭,一時語塞,只吐出一句嗑嗑絆絆的道謝。

『謝、謝謝您…先生。』
芥川正要撐起身子跪坐致謝,卻被青年輕輕壓了回去。

青年看著有些呆愣的芥川,微微笑了起來。明明衣擺和半散的繃帶都還在滴水,黏在臉上的不只是因水分而失去蓬鬆的額髮,還有一些淺綠色的捲曲水草,但這個狼狽不堪的青年笑起來竟然是無法形容的好看,彎得恰到好處的暖色棕眸和翹起的唇角竟能蓋過一切不完美。

很久之後,芥川龍之介才知道,那一日在湖畔櫻樹底,漏下的那拍心跳,原來,

是心動啊。

---

在校園東側的湖中朝氣蓬勃的入水是太宰的每日任務,兩點準時入水,兩點半的時候會被他大四的直屬,國木田獨步打撈上岸。
在湖中漂浮的太宰治。這個畫面在大二以上的學生眼裡看來只是一道日常的風景,其平凡程度大概就和校長今天又幫身邊的幼女換上了不同的華麗小裙子一樣普通。

今天原本也沒什麼不同,不過是因為方才對可愛的學弟一見鍾情,急需冷靜的太宰治把入水時間提前了一個小時,才會剛好遇上獨自出來散步的芥川。

-啊啊完了完了!有個小笨蛋君竟然不要命的跳下來了!

太宰被擾動的水波干擾而睜開眼的時候,芥川已經完全慌了手腳,動作沒有一點規律可言的胡亂撲騰,嗆水的痛苦咳嗽聲被淹沒在水中,瞳孔因驚懼而微微散大,失了焦距,激烈的掙扎讓太宰完全沒有靠近他的機會。

好不容易抓到了拉芥川一把的時機,芥川卻已經因缺氧而半暈過去。
完了!太宰想,我的七十億分之一你要振作啊!
情急之下太宰把唇貼上芥川,以口渡氣。
或許是求生本能,芥川無意識的攫取太宰口中的氧氣,一點都不願意放過似的舔吮太宰的舌尖和唇齒。這舉動出乎太宰意料,但他也只是收緊了攬住芥川腰的手臂,快速帶著他上岸。

太宰用借來的毛巾幫芥川才頭髮,同時擔憂著濕透的衣服貼著身體一定很難受,但他又不好幫芥川換下來。

幸好芥川蘇醒得很快,眼睛迷茫的眨了眨,又咳嗽幾下,傻傻的向太宰道謝,開口時嗓音有些虛弱,夾雜著沙啞的喉音,嚇得太宰趕緊把打算跪坐的芥川按回去。

少年半乾的頭髮像懨懨垂著的兔耳,太宰近看才發現,芥川的眼睫毛很長,眨眼時像微微顫動的蝶羽,上頭還凝著星星點點的水珠,有些閃亮。

『芥川君不用那麼拘謹啦,啊,我是你大三的直屬學長,太宰治。』

在這混亂的初次見面之中,太宰終於開口向芥川介紹了自己。
可愛的學弟傻了一小會兒,也牽起一個稱得上是靦腆的笑容,認真的回覆。

『在下是芥川龍之介,勞煩您指教了,太宰先生。』








-----

國木田獨步在窗台邊有幸見證了這一切,他滿臉複雜的看著樓下的兩人,默默在筆記本上劃掉一些句子,又寫上幾行。

每日預定行程
 2:30-打撈太宰治
 明日預定行程
 被迫給太宰治戀愛咨詢

评论 ( 7 )
热度 ( 117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