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太中】太宰先生教你如何把屈辱十倍奉還 (上)

雙黑絕讚交往中
主旨是,女裝中也、吵架和好、一言不和就開車(?)

女裝中也
↑這個好像很多人寫過,有先和小小撞梗的太太說過了哦😁✨


中原中也正處於暴走狀態。
他完全無視形象,形狀姣好的眉擰成駭人的模樣,抬手又掀翻一張椅子,木質的家居撞擊到牆上,瞬間解體,部下們縮在角落瑟瑟發抖,半個商談室已經在他的怒火下成了廢墟。

中也的十指扣在原木長桌的邊緣,瀕臨崩解的桌子吱呀作響,木屑迸落了一地,平放於上的是一紙計劃書和一襲女式禮服。

『扮女裝去社交晚會!?拖住太宰治?開什麼玩笑!』

森鷗外的指示來得莫名其妙,看第一次的時候中也懷疑是眼睛出了問題,他揉揉眼睛,再讀一次。
指令一模一樣。
白紙黑字,公事公辦的要求他穿上那件禮服,在今晚的宴會擔任臥底。
旁邊還有愛麗絲的蠟筆插圖,平時覺得筆觸稚嫩可愛的塗鴉現在刺眼得要命,那是穿著女裝的自己。
中也彷彿能看見自家Boss用理所當然的口氣交代他務必完美完成,正經得好像一切理所當然。

中也的心情本來就糟透了,這下更是雪上加霜。
因為,現在的中也和太宰處於吵架的狀態,嚴格來說,是中也單方面的冷戰。

這兩個水火不容卻又互補相生的人湊到一塊兒,大概是在兩個月前。消息在隔日就傳遍了偵探社和港口黑手黨上下,要不是他們倆的身份都不一般,想圍觀的人大概能排到橫濱市外。
眾人的反應很兩極,一方震驚得無以復加,堪比明天就要世界末日,但對內情稍有了解的人們,則是一臉鐵終成鋼的感動表情。

“終於在一起了?謝天謝地。”
一個月內偵探社就遭嚴重破壞三次,財政赤字,國木田獨步捧著帳本如是說。
“他們的曖昧期絕對是全世界最恐怖的。”

然而事實證明,就算交往了他們也沒有絲毫消停,不減反增的是互相攻擊和你來我往的暗算,唯一的不同,大概只在於最後總會擦槍走火,翻到床上去吧。
大概、算是另類的情趣?

直到這次,太宰治炸掉了一整櫃中也心愛的帽子。
乍聞這個消息,中也一下把伏在身前調情,連褲頭都解開的太宰一腳踹下床,表情冷漠的整了整衣領,甩上門頭也不回的出去了。

然而,負氣出走卻猛然發現那兒分明是自己家,應該把太宰趕出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對中也來說,折返無疑是示弱的表現。
去你的,混帳青花魚。

中也本想著這輩子都不要和太宰說話了,卻在隔日就收到這樣的命令。
女裝、太宰治
不管哪一項都討厭的要死,合在一起就只剩一個大寫的生無所戀。

-----

『分明有別的任務,幹甚麼把這個分配給我啊…』
中也看著今晚任務計劃書,簡單來說,就是在社交晚會中,避過偵探社的保護,一槍崩了某公司的新任總經理。
不過,攻擊由芥川負責,偵探社派出的保鏢是中島,而中也必須女裝拖住擁有異能無效化能力的太宰。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中也充分的領略了這句話的道理,因為任是他再不願意,首領直接交代的任務,他依舊沒有拒絕的權力。

中也坐在椅子上罵罵咧咧,滿口的混帳太宰治,尾崎紅葉在後頭幫他用電棒捲整理頭髮,芥川的屬下樋口一葉也被派來幫中也化妝。
愛麗絲在一旁興奮得轉來轉去,甚至割愛拿出最喜歡的蝴蝶結小禮帽借給中也。
對此中也無言以對,他是喜歡帽子沒錯,但絕不包含可愛系的蕾絲小帽。
身邊圍繞著港口黑手黨三個重要的女性,可謂三千寵愛於一身,但此時中也只有欲哭無淚。

『好啦、中也,妝髮都沒問題了,去換衣服吧。』
中也心不甘情不願的帶著裙子進了更衣室。磨磨蹭蹭的換衣服,腰腹處束得很緊的緞帶讓他有些不悅,下半身涼颼颼的感覺也不太好,他還差點踩到多層的裙擺和內襯。
中也抿緊了被塗得粉嫩的唇,走出更衣室。

愛麗絲和紅葉都對中也的女裝抱持著極高的期望值,但當他穿好裙裝走出來的瞬間,三位女性還是驚呆了。

中也的五官本來就精緻中性,淡妝再柔化了平時的凌厲線條,一頭金紅螺絲捲髮及肩,冰藍色的眼睛低垂著,手絞緊裙擺。
淺藍色的禮服裙邊緣有著銀絲勾勒的典雅花紋,荷葉領和純白緞帶又增添可愛的氛圍,中也不高的身高和偏纖細的骨架使他看起來活脫脫就是個妙齡少女。

中也瞄了一眼鏡子,自己也被嚇了一跳,鏡中的美麗少女和他同時睜大了眼,小聲驚叫。

『中也哥哥…』
『中也…』
『中原先生…』
愛麗絲、尾崎紅葉和樋口一葉,女性自尊大受打擊。

-----

同日一早,太宰治則沒精神地癱在偵探社長沙發上,平時蓬鬆微捲的黑髮懨懨地塌在那兒,連那首“殉情”都唱得有氣無力。
『啊啊…唉…』
濃重得幾乎要實體化的低氣壓在偵探社中蔓延,中島敦覺得這壓迫感比起羅生門有過之而無不及。

是的,昨晚開始,太宰治被中原中也,單方面冷戰中。
冷戰,
這對太宰治來說,簡直比中也直接和他打一架還麻煩,那樣的話,流流血、斷幾根骨頭也就罷了。
但討好那個漆黑小矮人?太宰治兩手一攤,表示完全沒經驗。

國木田獨步在太宰第五十次唉聲嘆氣的時候,終於因受不了而發問了。
『到底怎麼了?』
『哦!國木田君,果然還是你關心我。』
太宰露出一副倍受感動的表情,激動得伸手握住國木田的手,卻被國木田反手揮開。
『要說快說,我不想耽誤我的行程聽你那毫無意義的抱怨。』
『你知道嗎?中也那個傢伙……』

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國木田獨步手指按著太陽穴,被迫聽完太宰雖說是抱怨,卻莫名散發著戀愛酸臭味的喋喋不休。

『明明就燈光好氣氛佳,我只不過說了一句昨天燒了他一櫃的帽子,中也竟然就這樣把我踹下床了!』

太宰治對燈光好氣氛佳的定義是什麼,國木田一點也不想知道。

『那些蠢帽子算什麼啊?品味差勁!』
太宰語氣七分玩笑似的輕佻,兩分裝出來的委屈,但在最後的尾音,摻揉了一點點,正在反省的落寞。

現任搭檔國木田獨步自然不會聽不出太宰情緒微小的變化,但這無礙於他出手毆打現充。

『這顯然是你的錯吧,白痴嗎你?』
『可是都到這個地步了,連前戲都完成得差不多了耶!』
太宰擺出一副“全是中也的錯”的欠揍表情。
『那之後我可是沖冷水沖到快感冒了呢!』

被踢下床顯然能重創男性的尊嚴,太宰治覺得自己受到了屈辱,當務之急絕對是十倍奉還!
但認識十多年,能成功整到中也的把戲其實已經玩得差不多了,中也可不是省油的燈,同樣的手法想騙他第二次是不可能的。

『國木田君,快幫我一起想想。』
『混蛋,給我去工作啊!』

被太宰這麼一折騰,國木田獨步的完美行程基本上已經被摧毀得差不多了。只當他準備把這個不可燃垃圾直接從窗戶扔出去的時候,谷崎潤一郎叫住了他們。

『那個…有新的委託。』
『太宰先生、敦君,是社長交給你們的。』
伸手接過谷崎遞來的紙張,太宰毫無幹勁地半睜開眼,掃過一行行文字。
『又是任務啊…』
但他的一切懶散全在看見某行字時消失殆盡。
『和中也、社交晚會…』
太宰想到什麼似的直起身子,眼中閃爍著狡黠的光芒,他拿起手機播打了一個好久不曾通話的號碼。

『森先生,和我做個小小的交易,如何?』
交換了幾個條件,得到對方同意的答覆以後,太宰治滿意地微笑起來。

『十倍奉還吧,中、也、醬。』

-----

女人的自尊心作祟,紅葉把無處發泄的不愉快化作教導中也美姿美儀的動力,而且不是普通嚴格,那叫雞蛋裡挑骨頭。
『不要外八!還有步伐要走在一直線上!』

而中也也不枉紅葉嚴苛的教導。被迫捨棄了平時英氣勃勃、肩上披著長外套,還自帶吹風機衣擺飛揚的霸氣走路姿勢。
他學著淑女款步前進,進入會場時簡直是步步生蓮,BGM則是小步舞曲。

打扮起來的中也雖然是個美麗的少女,卻整個人散發著一種生人勿近的冰冷氣質。他接過侍者端上的彩虹色的雞尾酒,掃視著會場裡的人物,毫不收斂的用尖銳的眼神嚇退所有試圖和他搭話的公子少爺們。

但他能避掉無意義的搭訕,卻無法忽視任務內容。
比如,森鷗外的朋友。
面對眼前衣著華麗的男人們,中也強迫自己優雅的欠了欠身。
『我是代森先生前來。』
他們有些訝異的看著中也,其中一個揚了揚酒杯,高聲笑起來。
『他心目中世界第一的幼女審美終於轉變成女高中生的程度了嗎?』
聽著他們調戲的話語,中也的臉色黑得像鍋底一般,這豈止羞恥,那叫屈辱!

又或者,自家隊友芥川。
中也在會場的角落看見今晚負責暗殺的芥川,隨著中也的走近,芥川的表情可謂精彩無比。先是有些尷尬侷促,而後臉頰有些微紅,接著露出有些困惑的打量神色,最後定格在難以接受的震驚。
他抬手把石化的芥川敲碎,成功捕獲一只前所未有驚恐的芥川。
『中、中中中中也先生!!!』
中也面無表情把耳麥遞給臉色千變萬化的芥川。
『別總是無視上面的指示行動。』
指指耳麥,中也叮囑了後輩一句。
『要和我聯絡的話按紅色的鈕。』

再者,還有中也最不想面對的,太宰治。
“拖住太宰治”和“在宴會上拖住太宰治”明顯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第一個無非就是打架鬥毆,而另一個,基本上要和搭訕勾引畫上等號。
中也一踏進會場就看見太宰在滿場的逼良為娼。
『美麗的小姐,在這滿天星斗的夏夜之中,與我殉情如何?』
太宰執起身穿華麗蓬裙少女的纖手,紳士般的在上頭印下一吻,惹得長年處在深閨之中的大小姐滿面通紅。
『太太太太太、宰先生…』

要是在平時,中也早就過去把自家丟人現眼的戀人爆打一頓了,但今天不同,不只任務不允許他這麼做,身上的服裝更是絕對不想讓太宰發現,中也早就打定注意今天絕對不能被太宰看見自己,否則那傢伙不拿來當一輩子的笑柄才怪。

所以他只能在一旁僵硬的喝酒,執行名為監視實則躲藏的任務。扯了扯裙擺,這是中也第一次覺得還沒開始他就已經徹徹底底的輸了。而他當然不會知道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太宰治。



--TBC--

後續走這 下篇

评论 ( 9 )
热度 ( 184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