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長兄松】專屬歌聲→就是個車

力ラおそ
劇情不多,就是開個車
@青蛙卿卿蛙 的點文 拖欠很久果咩
說好的吉他手空松和主唱小松,還有紅線加粗的鋼琴play
兩人是兄弟,交往中

突然發現我每一篇文裡面的小松都會唱歌耶
一定是因為考哥不唱歌導致

---

空松是在天台找到蹺掉部活的小松的。

空曠的天台上聚集了一小群人,中央紅衣黑立領制服的少年正被一群女孩團團圍住。
他倚著欄杆,唱著歌。

黑色的碎髮被鍍上一層暖融融的陽光,隨手繫上的領帶鬆了一半,被風吹得更加凌亂,少年的眼睛笑得彎彎的,一手插在口袋裡,隨性中帶著不羈的帥氣。

『小松!』
空松在不遠處喊道。聽到弟弟的呼喚,小松停下歌聲,看向了空松的方向。
『怎麼沒來社團?』
空松語氣中帶著一點點責備,小松則漫不經心的笑了一下,垂眸和身邊的小個子學妹耳語幾句,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學妹的雙頰染上紅暈,竟然還踮起腳尖親了小松的臉側。
身邊的其他女孩驚叫,鼓起腮幫子不滿的也貼近小松。

『好啦好啦、我該走了,畢竟弟弟都找到這兒了嘛。』
小松輕佻的微笑,走向空松,朝身後的女孩們揮揮手。
『明天再唱給妳們聽哦。』

-----

空松有些不高興。
小松一走到女孩們看不到的地方,空松就用力的扣住了他的手腕,憑著比自家大哥更大的力氣,跩著小松往部室走。
『吶、空松,怎麼了?』
『別那麼大力啊,哥哥的手腕痛。』
空松充耳不聞,任小松在他後頭哀哀叫,一路上氣場強大得沒人敢向他們搭話。

小松並不是一直都這麼受女生歡迎的。他那熱愛惡作劇的性子和滿口的黃腔曾經讓大部分的女孩都退避三舍,但那是曾經。

上個月的學園祭上,最備受矚目的熱音部主唱因為食物中毒倒下了。
熱音部的副部長著急得快要哭出來,為了不讓準備已久的表演就此完蛋,失去靈魂人物的樂團在電吉他手空松的推薦下,拜託了小松來當暫時的主唱。

『學姐,我有推薦的人選。』
『我的哥哥,小松。』

一開始這個提議並沒有受到重視,那個壞學生小松?如果表演被他毀掉了怎麼辦?
但隨著表演時間的逼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大家不得不接受這個提議,然後開始滿校園的找小松。
他們是在弓道社找到小松的,那時的小松正好把第三支箭精準的射入靶心。

『拜託我暫時擔任一下主唱?』
小松蹙著眉,有些困惑的問。
『可以啊,聽起來還挺有趣的。』
副部長對於小松那隨意的態度有些怒火中燒,辛苦練習了那麼久的表演,竟然要把成敗交託在一個看起來滿不在乎的學弟身上!但她並沒有發怒的權利,畢竟,是她有求於人。

沒有試音的時間,小松連表演服都來不及換上,就被推上了舞台。
幸好小松對表演的曲目很是熟悉。空松是樂團的電吉他手,這首歌他練習了多久,小松就聽了多久,還能不熟悉嗎?

小松沒有怯場的問題,舞台仿佛就是為他所打造,紅色連帽衫張揚的躍入眾人眼前,無視台下訝異的輕呼,站在麥克風前,率性的搓了搓鼻子。

空松拿著他那把貼了藍色水鑽的電吉他,站到小松斜後方。

『小松,第一首是《馬口鐵之舞》,沒問題吧?』
『當然啦,交給哥哥吧!』
面對空松的叮囑和副社長不信任的眼神,小松信心十足的回答。

演奏開始了。拍子強烈的鼓聲、快節奏的KB和空松精湛的電吉他技巧下子炒熱了場子的氣氛。

小松偏頭看向空松,痛得要死的表演服此時看起來竟帥氣逼人,身後一雙裝飾用的純黑羽翼讓他真的像是墮落的天使。
空松手指在弦上飛快舞動,右手手臂甚至因激動浮出青筋,每撥弄一次琴弦迸發出的成片音符都能撕裂空氣,飆高的音域震撼聽眾的心。
台下的女孩們紅著臉,尖叫著空松的名字,手上揮舞著自製的應援布條,希望空松能看向她們。
空松也沒讓她們失望,抽空朝著最近的少女仍出了一朵鮮紅欲滴的玫瑰。

-真是可惡啊!空松竟然這麼受歡迎嗎!
小松在心裡小聲嘀咕。
一部分是為了那些女孩的傾慕,但更多的是幼稚的吃醋心理。

-空松他,只能看著我啊!

終於過了前奏,小松有些不甘示弱的啟唇,歌唱。

 さあ、憐れんで、血統書 
(來吧 令人同情的血統證明書)

持ち寄って反教典 
(大家各自拿出反義教典)

沈んだ唱導 腹這い幻聴
(伏地禱告唸經 三跪九叩的幻聽)

略微壓低而帶著磁性的嗓音一下響徹全場。
雖然很少人知道,但唱歌本來就是小松的領域,再加上他帶動氣氛的能力,台下更是歡聲一片。

九番目が盲如く 
(冷漠地望著盲目的第九位神明)

御手々を拝借
(借用您的雙手)

ブリキノダンス
(馬口鐵之舞)

唱到高潮的時候,小松一腳跨上音箱,鎂光燈打在他身上,他握著麥克風忘情演唱,紅色眼睛褶褶生輝 。

台下的應援響起他的名字,小松像顆小太陽一樣,全力揮灑著他的光亮與熱度。
空松看著這樣耀眼的小松,幾乎移不開視線。

---

那場表演堪稱完美。
誰也沒想到海鷗社的小松會有那麼好的歌喉。

『太棒了!我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小松君,請你一定要加入我們社團!』
就連副社長也態度驟變,她欣喜若狂的握住小松的手,狂熱的眼神像是看見崇拜已久的偶像。

而在那之後,小松一瞬間受歡迎起來。
多到從鞋櫃裡掉出來的情書,圍繞著他的女孩子們,在空松看來卻是刺眼。
他知道要唱歌給誰聽是小松的自由,但越是置之不理,小松越是放肆。今天被學妹親臉頰的事件無疑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空松終於忍無可忍。

小松還像是遲鈍得沒感受到空松的怒氣,喋喋不休著。
『剛剛還有個棕色捲髮的小學妹,親了我的臉頰哦!羨慕嗎空、松?』

空松拖著小松回到部室,在三年級去休學旅行的此時,這裡只有他們兩人。

後續↓
https://zine.la/article/4481a3e06cd411e6871252540d79d783/

-----

補個之前車的檔↓

ABO設定
https://zine.la/article/448fc47a6cd411e6969e52540d79d783/

评论 ( 2 )
热度 ( 98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