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長兄松】人魚少年小松君 (上)

偏力ラおそ,但基本無差

偶數組人類兄弟
單數組深海人魚族

-----

『Brothers…呼…我回來了…』
『啊,你回來了啊,空松哥……咦誒誒誒誒!!』
『臭松你……!!!』

在一個一如往常的下午,空松帶著釣到的魚,從釣魚場回到家。

『哎呀、這就是你家啊?挺不錯的嘛。』

只不過今天的魚,顯然並不尋常。
被空松抱回家的是一條,紅色的人魚。

---

說來有些不可思議。
空松用一封情書,釣起了一只人魚。

有著紅色的,紅寶石般晶瑩閃爍的魚尾,近乎是神明傑作的的美麗人魚。

#初遇

『你就是,空松對吧?』
首先冒出水面的是純黑色的髮絲,然後是令人屏息的臉龐,美麗的人魚少年攀上岸邊。
細細的水珠順著他白淨的肌膚滑下,凹得能呈水的鎖骨性感勾人,因為陽光的照射閃閃發亮。
魚尾在他身後的水面上輕輕擺動,他舉起空松的那份情書,愉快的晃了晃。

空松懵逼了,為什麼釣魚場裡面會有人魚可以釣,釣魚桿啪嗒的掉進水裡,他驚恐的表情堪稱絕境。

『我叫做oso,從今天以後…』
『就是你的人了~』

紅色人魚俏皮的眨眼,話語成功的讓空松受到一萬點暴擊。

#開始同居

自己生的孩子自己養,自己釣的魚也是一個道理。
『水裡什麼的其實超---級無聊啊…』
『這麼有趣的人當然要纏上去啊~』
自稱oso的人魚這麼表示,死纏爛打的要空松帶他回家。
『我、我我果然是個guilty的男人啊,連神明最最、最為perfect的傑作都無無、無法抵擋我的罪惡魅力…』
空松嚇傻了,痛話都講得斷斷續續。

而這條人魚,就這麼名正言順的住進了松野家的浴缸裡。

椴松無語的表示,這條人魚必定是個笨蛋。會被空松哥哥肉麻又痛得不行的情書感動的生物,就是再漂亮也一定沒長腦子。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用手機各種角度狂拍oso的也是他。

一松目瞪口呆,他戳了幾下人魚的尾巴,拿著小魚干有點糾結地盯著oso看,活像發現了全世界最大的貓咪,雖然魚和貓顯然沒有一點關係。
oso賞臉的吃掉了一松手上的小魚干,愉快的砸嘴。

不過他最喜歡的,還是空松。
『空松!空松!』
『同居生活,請多指教啦!』

紅色人魚天真爛漫的笑了起來。

#人類雙腿

飼養一種新的生物總是需要查點資料的,更甭論是人魚這種神奇的物種。
可惜在這方面,谷歌大神似乎幫不上什麼忙,幸好oso還是挺好養的,除了偏好啤酒之外,吃喝全和人類毫無二致。

不過為了多方了解oso,空松讀起了安徒生童話《人魚公主》,被椴松狠狠的嘲笑了不會有用。

oso相當不甘寂寞,空松坐在浴缸旁讀安徒生童話,他則不間斷的吵吵鬧鬧。
人類的世界對他來說全是稀奇而陌生的,他一下轉轉水龍頭,一下把掛鉤上的毛巾全部拉進水裡,像個稚齡孩童,玩得不亦樂乎。

『吶,oso。』
『嗯,怎麼了,空松?』
『人魚,有辦法變出腳嗎?』

oso歪著頭想了想,這麼回答。
『我沒試過耶。』
『不過好像挺有趣的。』
說著他就把泛著水光的赤色魚尾抬出水面。

『變成人腿吧⭐』

空松才正想著怎麼可能這麼簡單的同時,oso猛地顫抖了一下,一雙帶著薄蹼的手抓住空松的手臂,他有些難受似的皺起眉頭,抿起下唇。

『oso,你還好嗎?別試了!』
oso的呼吸變得急促,臉頰緋紅,他不得不張開口好吸入更多氧氣,紅眸中水光翦翦。

『快成功了…呼…空松…』

oso的尾巴產生了肉眼可見的變化。

鮮紅的鱗片顏色漸漸變淡,最後幾乎隱沒消失,人腿的輪廓逐漸出現,白皙修長的雙腿正在成形,末端也變成了纖細的腳踝和裸足。

『哇哦!』
第一次在自己的下身看見腿的模樣,oso顯得比空松更驚訝,他興奮的伸手去碰,挪動還不靈敏的雙腿,輕輕踢起水花。
『鱗片真的不見了耶!空松、空松?』

oso不解的看向背對著他死都不轉過來的空松。

春色美景在空松眼前毫不設防的展開。
光裸的腿部和佈上薄汗的胸膛,染著紅雲的雙頰和上下起伏的蝴蝶骨。

童話故事都是騙人的,空松破滅般的想著。
在見證了oso輕易的把魚尾變成人腿的瞬間後,他捂著鼻子無聲地譴責安徒生。
什麼需要和女巫交換聲音?眼前這條人魚嘗試一次就成功的舉動完全是種諷刺。

掌握了變出人腿技能的oso至此之後就常在松野家跑來跑去,當然,是不穿褲子的。
人魚長期浸在水中的肌膚與人類相比自然是敏感又脆弱,不夠柔軟的布料對他們來說也是刺激,會起一身紅疹。

空松剛回到家就被自家人魚興奮的撲個滿懷,歡迎回家!oso歡快的喊道。
空松伸手想把巴在身上的人兒拔下來,一摸卻發現觸感不對,細膩滑嫩,還有溫度。

是的,裸體。

『Oh!My willful honey!拜託你穿上衣服!』
『不要!既不舒服又沒意義!』
『我不是已經買了最soft的wonderful質料給你了嗎?』
『我才不穿上面都是亮片的東西!』

#人魚魔法

人魚是種脆弱而美麗的生物,根據舊有資料,是這麼寫的。
空松翻著書,望向自家的人魚。
oso正一邊翻閱著他私藏的小黃書,對人類女性下半身的構造嘖嘖稱奇,一邊無比順手的偷拿他的餅乾吃。

脆弱?顯然沒有。
曾經被oso一尾巴搧飛的空松有深刻的體悟,直接飛出家門實在不是什麼好經歷。
美麗?空松挑眉。
他得承認自家人魚非常美麗,就是拿放大鏡檢視也挑不出一點瑕疵。
可惜太傻,太任性,而且太吵鬧。

『吶,oso。』
『嗯,怎麼了,空松?』
『人魚,會魔法嗎?』

乍聞這樣的問題,oso愣了一下。

『你說的魔法,是變成鳥或是隱形之類的嗎?』
空松點了點頭。
『什麼啊這?怎麼可能啊!』
oso一點面子也不給的大笑出聲。

『不過這個倒是可以哦。』
像是想到什麼,oso猛的直起身子,有些興奮的說。
接著oso甩動魚尾,把半個浴缸裡的水全濺到空松身上。
突然濕了一身的空松愣愣的看向oso,水珠自髮梢滴落,狼狽不堪。但空松還來不及生氣,就聽見oso調皮的笑聲和話語。
『看我的!』
oso平舉右手,掌心向上,口中喃喃的念過空松聽不懂的語句。
聲音和平時的oso不同,清亮的嗓音被壓低化柔,綿長悠遠,像氤氳之中暈染的淺淺虹色,或是深海裡細緻氣泡破掉的微小波動。

那是人魚的語言。

幾乎是在瞬間,空松感受到因水分而緊貼著肌膚的衣料正逐漸變回乾燥柔軟,地上的積水也正在蒸乾,而oso平伸的掌心,有一個透明的水球漂浮於那之上。

『我們人魚,有控水的能力。』

oso信手一揮,水球受力散成一個個較小的水珠,在空中隨著oso的比劃躍動,晶瑩美麗。

『如此incredible的能力,my honey果然是世界的珍寶,宛如在混沌中初綻的光亮,美神維那斯都為之傾心,誕生於深海的……』

空松目瞪口呆,滿口讚美驚嘆之詞,聽得oso的臉紅得和他的尾巴差不多。

『不過啊,人魚最了不起的能力,可是歌聲啊。』
oso打斷空松的話,說了下去。
像是想起了什麼,總是笑得無憂無慮的人魚微微垂下眼簾,赤紅瞳孔之中有著不易察覺的苦澀。

『有一天,會唱給你聽的。』

-----

如果說多了oso的松野家有什麼不同,那就是變得充滿了笑鬧聲。
oso愛笑,愛撒嬌,有著毫無理由的吸引力,不只空松,就連一松和椴松也非常喜歡他。

『我回來了。』
『空松,歡迎回家!』
『你回來啦,空松哥哥。』
『喔…臭松…』

兩個弟弟和化出人腿的oso在矮桌上玩撲克牌,連輸三局的oso在地板上打滾耍賴。
『嚶嚶…我好難過哦…要空松親親才能起來…』
語氣裡滿滿的控訴和委屈,一副剛被欺負的表情。
『別鬧了,my honey,今天晚上吃壽喜燒哦。』
空松一手一個超市的袋子,實在沒手去哄oso,不過聽到晚餐菜單的oso秒速振作,開心的情緒溢於言表,眼睛都笑瞇起來了。
『哇!真的嗎?空松太棒啦!』

明明才沒過幾天,空松卻覺得自己習慣了每天回家時,洋溢著歡笑的客廳。
理想的家庭,說不定,就是這個模樣呢。
兩個親愛的弟弟,一只愛撒嬌的人魚,稀鬆平常卻溫暖入骨的幸福。

空松在廚房裡處理著食材,客廳裡的喧鬧聲透過牆壁傳來。
『誒嘿~這一局又是我贏了!』
『oso最輸。』
『啊啊啊啊啊!這不可能!一定是你們出老千!一定是!』
『是你太弱啦oso,認輸吧。』

那天能釣上這麼一只人魚,真的是很幸運啊。
空松淺淺的微笑起來。

那時的他還天真的以為,這樣平凡的幸福,會持續到永遠。

评论 ( 5 )
热度 ( 40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