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長男中心】全力追趕


椴松視角
前篇是《偶像松野小松值得關注的十個瞬間》
戳頭像哦(っ´ω`c)♡

私設如下

※時間點設定是在24話之後,輕松寄的那封信是幫小松報名唱歌比賽,而小松收到的則是初選通過的通知。

※全員長男控,可以當作cp也能看作親情向

※說要獨立的尼特們後來全員平時上班但晚上住回家裡





沒有任何提前的預警或是任何一點前兆,在一個和平時並無差別的晚餐時間,自家唯一一個還是尼特的長男突然對全家投出了一顆重磅彈。

『吶米娜,哥哥我說不定要成為偶像了哦!』

語氣中有一些似乎是期待被讚美的小小雀躍和一點不甚明顯的徬徨。

這不是開玩笑的口氣,我們都聽得出來。

直至方才都還吵鬧不已的家中頓時靜得連螞蟻走路都聽得見。
爸爸媽媽驚訝得一動也不動,空松哥哥的墨鏡碎了,一松哥哥的筷子掉到地上,卻忘記去撿,十四松哥哥難得的閉上了嘴巴,雙眼變成了貓咪的竪瞳,我打翻了湯碗,溫熱的湯水浸濕衣服,但我無暇去擦。

意外的是,輕松哥哥似乎並不為此感到訝異,他淡定的夾走鍋裡一大塊牛肉,細細咀嚼完之後才開口。
『這麼肯定你會贏啊?』

這一句話的信息量有點過大,超乎想像的情境還在繼續,我已經有點跟不上了。
所以說輕松哥哥早就知道了?小松哥哥果然不是在開玩笑嗎?不對,偶像什麼的,突然從尼特變成偶像什麼的!怎麼可能啊啊啊!

小松哥哥?
偶像?
不可能!
但是是真的!
腦袋跳針一般的重複著這幾個詞語,繞得我暈頭轉向,震驚程度堪比明天就要世界末日。
雖然小松哥哥唱歌很好聽是全家都知道的事實,但這和成為偶像顯然是兩碼子事。

『這可是當然的啊,輕擼斯基~哥哥我可是要成為傳說的人物呢!』
小松哥哥伸手在空松哥哥眼前晃了晃,慢悠悠的欣賞全家呆若木雞的模樣。
『只不過通過了初選就開始囂張啦?小、松、哥、哥?』
輕松哥哥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搖了搖身邊的十四松哥哥,沒效果。

『所以說,大家要支持哥哥哦!第一回的淘汰賽就在後天,全部請假來看哥哥吧!』
驕傲的宣布完這件事,小松哥哥就說著我吃飽了,腳步輕快的跑上樓,扔下一家風中凌亂。

-----

對著這件事真正有實感是在小松哥哥的第一場淘汰賽。

小松哥哥難得換下紅色連帽衫,穿了一身正裝,頭髮也仔細的整理過了。
倒也是人模人樣嘛,竟然還有點兒帥氣。

等待的時間小松哥哥異常的沉默,他不明顯的揪緊衣角,像個等著被老師約談的初中學生。

『大哥。』
空松哥哥突然一把攬住小松哥哥的肩膀,從口袋拿出一個黏滿藍色亮片,痛得要死御守。
『這個給你。』
難得開口沒有痛話,空松哥哥相當認真的直視小松哥哥的眼睛。
啊,也是呢,高中時期是戲劇部的空松哥哥是我們之中,唯一一個有上台經驗的人,這種時候的緊張,自我質疑的焦慮,也許只有他才真正理解。

小松哥哥看著亮片御守發愣,遲遲沒有接下,紅色的眼睛閃爍著我們從未見過的,不自信的神色。

『要加油啊,小松哥哥!』
不想看到這樣的哥哥,我聽見我突兀的說出了這句話。
『小松哥哥一定沒問題的!』
十四松哥哥開心的接話了。
『你的話…一定可以…』
一松哥哥有些扭捏,但語氣卻很堅定。
『笨蛋長男。』
輕松哥哥走了過去,和空松哥哥一左一右的敲上小松哥哥的頭。

小松哥哥有些茫然的看著我們,然後在下一秒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他接下御守,像平時一樣笑了起來。
『什麼啊,我哪裡輪得到你們擔心。』
『我啊,可是你們的長男哦!』

小松哥哥走向舞台,神采飛揚一如往昔。

-----

真的成為偶像的小松哥哥,一反從前對所有事都漫不經心的態度,認真起來了。

因為還只是個人氣普通的新人偶像,小松哥哥在家的時間還是挺多的,只不過,比以前忙多了。

『哦,小椴,歡迎回來。』
『歡迎回來…』
我下班回家的時候,小松哥哥正在桌子前咬著筆桿沉思,身周散落著揉得皺巴巴的紙團,桌上也有好幾張筆跡凌亂的紙。
十四松哥哥坐在他旁邊,也是一個勁的寫。

我好奇的湊近去看,竟然是樂譜!
『小松哥哥…你會寫歌!?』
『呃…嚴格來說大概是不太會吧…不過十四松會哦。』
『十四松哥哥…你會寫歌!?』
『會啊!』

十四松哥哥行雲流水的畫下整行音符,口中含糊的哼著曲調。
『教教我吧~小十四。』
小松哥哥歪過身子,環住十四松哥哥的腰,黏糊地蹭啊蹭的,滿滿的撒嬌意味。
『我們一起加油吧!小松哥哥!幹勁幹勁!』

第二天回家後,客廳裡只有空松哥哥和小松哥哥。
啊,當然還有滿屋子的紙團。
『空松,這一段你在彈一次看看。』
柔和的旋律隨著空松哥哥撥弄吉他琴弦流瀉而出,輕柔如風,溫許如歌。

『不對,總覺得還有哪裡不行。』
『別那麼著急,my dear brother,我覺得已經很perfect了。』
小松哥哥蹙起眉頭,又在紙上圖寫了一陣,空松哥哥時不時給他一點意見。

『再試試。』
『好。』

不知道是不習慣看見這樣的哥哥們,或者是單純的不想打擾這個時刻,我沒有進去,只是安靜的拉上了門。

雖然不習慣,但是這樣的,全力以赴的哥哥,意外的有點帥氣啊。

接下來的兩個星期,我和朋友出國旅行去了,卻萬萬沒想到一回來,竟然是這幅景象。
『吶,椴松君,那個是不是你哥哥啊?』
剛回到東京,同行的女孩激動的伸手指著大螢幕,還有幾個甚至尖叫起來。
『怎麼可……!!!』
話語在回頭的瞬間嘎然而止,我幾乎呆愣的看著東京街頭,放送著最新人氣偶像單曲的,大螢幕。

小松哥哥。

是小松哥哥,卻又不像他。

螢幕上白衣紅瞳的美少年逆風而立,淚水劃開他臉上強撐的微笑,砸在地上,像粉碎的珍珠,赤色的瞳中水光瀲灩,倒映著如血一般的瑰麗夕霞。

“痛いよ 痛いよ、言葉で教えてよ”
(好痛啊 好痛啊,用言語告訴我吧)

“こんなの知らないよ” 
(這樣的事我不懂啊)

清亮的嗓音在整個街頭放送。我抬頭仰望,旋律和歌詞的構成一種略帶迷離的幻境,我只是聽著,回過神來的時候,眼眶竟然有些濕潤。

原來,小松哥哥也會哭嗎?
記憶裡,小松哥哥總是笑得那麼無憂無慮,堅強的好像能撐起一切。
說不定其實哥哥一直都是會哭的,只是從沒讓我們看見過。

“独りにしないで”
(不要讓我獨自一人…)

那是,哥哥的自白嗎?

原來,我們離開時,小松哥哥這麼痛苦嗎?
愧疚混合著無奈,或許又摻了一些心疼。
誰會丟下你啊,笨蛋小松哥哥。
我們的長男,還是適合帶著張揚的笑,昂首走在最前方啊。

-----

說來諷刺,當初搬回家裡是為了小松哥哥,但現在反而很難在家裡見到他。
《心做し》一曲爆紅之後,小松哥哥一夜之間變成了人氣偶像。
原本相當空閒的生活陡然忙碌起來,接通告、拍廣告、錄音、粉絲見面會……

小松哥哥太忙了,一開始是晚餐沒吃幾口就被一通電話call出去,大半夜才回家,後來甚至有好幾天沒回家的紀錄。
現在想看見哥哥,打開電視都比等他回家來得快。

說起來,上次見到小松哥哥,已經是三天前的事了。

空松哥哥起床去上班時發現他趴在玄關的地上,一動也不動,嚇得空松哥哥以為他出事了。

『小松!小松!』
空松哥哥的嗓音顫抖著,聽起來像極了尖叫。
尚在半夢半醒間的所有兄弟從二樓衝下來,我在樓梯上跘了一下,差一點跌倒。

『小松哥哥!』
我們圍了哥哥一圈,著急的搖晃他,呼喊一聲比一聲急切。
『……幹什麼啊…』
小松哥哥終於睜開眼睛,含糊的說。
他的眼睛佈滿血絲,眼下的黑眼圈深得像煙燻妝,臉色青白沒有血色,手是涼的,發著低燒。

『小松哥哥,你究竟多久沒休息了?』
輕松哥哥語氣嚴肅又慍怒,還有極力壓抑的擔憂。
『嗯…多久啊?…不記得了…』
說著眼睛又瞇了起來,極度疲倦之中,他的雙眼似乎沒有焦距。
『空松…抱哥哥去睡覺啦…』
他向我伸出手,卻喊著空松哥哥的名字,沒等空松哥哥走過來,我就傾身把小松哥哥抱起來。
好輕。

『廢物長男,連照顧自己都不會了啊?』
『是小椴啊…哥哥好累哦…』
『…我很努力哦…是不是已經變成…了不起的長男了呢…』
聲音黏黏軟軟,如夢囈一般,七分撒嬌三分邀功,我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輕輕把小松哥哥放到床上,看著他憔悴的臉,我鬼使神差的撥開他的瀏海,親吻了他飽滿的額頭。
『笨蛋哥哥。』

小松哥哥一直睡到傍晚才醒來,也退了燒。
期間,十四松哥哥一直守在他身邊,為他敷上冰涼的濕毛巾。

一松哥哥在幫小松哥哥煮白稀飯,報復性的在鍋裡扔了一堆青椒,輕松哥哥在一旁一邊幫忙,一邊口是心非的抱怨廢物長男淨會讓弟弟擔心。

空松哥哥難得的生氣了,嚴厲的把小松哥哥帶出去說教,隱約能聽見空松哥哥的責備和小松哥哥的連連應好。
“長兄時間”
我們一向是這樣稱呼長男和次男的獨處時間,也許是排行上的差距,他們兩人認真對談的時候,我們是插不上嘴的。不去打擾,自從以前就一直是我們家的潛規則,但這是第一次,我有些嫉妒能和小松哥哥站在同樣高度的空松哥哥。

『別再發生…這種事了…』
嚴厲的語調放軟了,甚至染上一點點不易察覺的哭腔。從門縫間剛好可以看見空松哥哥一拳打在小松哥哥身側的牆上,低下頭咬著牙。
『對不起,空松,讓你們擔心了。』
因為身高的關係,小松哥哥踮起腳尖,輕輕的環住了空松哥哥的脖子。
『是我不好。』
聲音合著歉意和笑聲。
『下次不會了。』
空松哥哥回抱住小松哥哥,很緊。

-----

『Come on!brother!這次的來賓是我們brilliant的小松。』
『雜誌的封面是人渣長男,所以就買回來了。』
『小松哥哥的情人節特輯下星期發售…』
『小松哥哥發微博了!說他明天工作結束會回家!』

小松哥哥越來越紅,我們則變成了徹頭徹尾的偶像廚。
一張專輯要買齊每種版本,周邊商品不能漏掉任何一項,節目必定準時收看,追星專用的app也成了我們監控哥哥行蹤的工具。

但是不夠。

小松哥哥今天首次攻入武道館演唱,他為我們預留了最前排的貴賓席。
如雷的歡呼尖叫之中,純白西裝的小松哥哥翩然出場,他牽起一抹如風的溫許微笑,溫暖如春日灑在臉上的淡金朝陽,鴿血石一般的赤色眼眸隨著笑意彎成醉人的弧度。
美得不真實,也不像,我們所習慣的現實。

五個兄弟在充盈著熱鬧和興奮分子的演唱會會場,卻反常的無人開口說話,有些凝重的表情隱約昭示我們所思。
那是我們從未看過的表情。
因為是兄弟,所以心情是一樣的吧?我們的小松哥哥不是溫文儒雅又氣質翩翩的,應該是賴在地上耍賴借錢的混蛋長男啊!

看著台上萬人簇擁的哥哥,一直迴避著不願面對的距離感終於再也無法忽視。
恍惚間,穿著紅色連帽衫大哥的模樣和台上的身影微微重疊。紅色衛衣的哥哥笑得張狂,我驀然想起他打小鋼珠贏錢的樣子,晚餐出現燉菜的時候,像我們耍賴撒嬌的時刻。
這些曾經再普通不過的日常片段,我們有多久沒看見了呢?
成為偶像的哥哥早出晚歸,他學會笑的時候抿唇彎起最好的弧度,態度也不再隨意輕浮,偶像這個工作,他是認真的。
明明寫真集和MV中的小松比起總是躺在榻榻米上的長男帥氣太多,但卻沒有溫度,沒了我們所習慣的樣子,多年來我們一直喜歡的樣子。
明明當初是我們催著他獨立的,現在卻覺得孤單了,完全是笨蛋啊!
什麼時候一直在身邊的哥哥已經變得這麼遙遠?
有點驕傲,有點嫉妒,但更多的,是寂寞啊。

之前,是我們跑在小松哥哥前面,現在啊,小松哥哥已經把為我們甩得遠遠的了。

“哥哥,慢一點啦!”
小時候,我總是跟不上哥哥們的步伐,跑得氣喘吁吁,卻只能看著哥哥們的背影越來越遠。
“是你太慢啦小椴,快來啊。”
每一次,都是小松哥哥回頭,拉住我的手帶著我一起前進。
“如果不用盡全力的話,是追不上哥哥的哦!”
幼時的情境和此刻重疊起來,我咬著唇,竟然有一點想哭,真是蠢透了。

是追不上哥哥的,嗎?

-----

演唱會結束之後,小松哥哥難得的得到了一天的假日。
“我哪兒也不想去,只想在家啦在家。”
小松哥哥是這麼說的,順手拿起房間角落已經覆上薄薄灰塵的馬票和漫畫書,軟趴趴的攤在榻榻米上。
換回紅色連帽衫的哥哥此時看起來和過去並無不同,向我們微笑時眉眼弧度依舊,但我們都知道,有什麼已經永遠不一樣了。

哥哥一如往常的翻看著漫畫書,口中會小聲的哼著新曲子的旋律,有靈感了會突然爬起來唰唰地寫;大家一起坐在電視機前的時候,他的關注點不再是哪個姐姐比較波濤洶涌,而是習慣性的揣摩螢幕後人們的演技。

『名瀨先生,我的那首新歌是不是再升一個key比較好?』
『是、謝謝你。』

那些瞬間,小松哥哥遙遠的幾乎難以企及。

-----

『無論如何,哥哥還是哥哥哦。』
第二天出門前,小松哥哥突兀的冒出了這句話。
沒等我們反應過來,他笑了笑,拉上大門。

-----

今天小松哥哥又沒回家吃飯,輕松哥哥默默的把第六副碗筷收了起來,碧綠的眼中藏不住落寞。
一松哥哥攪動著湯碗裡的海帶,低著頭沒說話。
十四松哥哥用歡快的語調說著不知所云的話,但缺了往常的朝氣。
空松哥哥扶了扶墨鏡,看不清表情。

我們都隱約感覺到了。
失去了長男的這個家,正在慢慢分崩離析。
不同於輕松哥哥獨立時那樣,而是平衡真真切切的被動搖了。像是地基被拔除,或是失了太陽的行星。
能撐起這個家的沒有別人。
空松哥哥不行,輕松哥哥也不行,誰都不行。
只有小松哥哥。

說來奇怪,明明這個人渣長男平時淨是幹一些蠢事,說話沒分寸又整天毫無長男模樣的像弟弟借錢,但說起這個家的支柱,卻非他莫屬。
小松哥哥身上有一種奇妙的領導氣息和無以言喻的安心感。
一定不止是我吧,所有的兄弟都是這麼想的,所以現在,才會變成這樣。
找到了工作,獨立了,卻比尼特時期更迷茫、找不到方向。

-----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一切的改變是從輕松哥哥的一句話開始。
沒頭沒尾的,輕松哥哥自顧自說完以後,扔下了耳機,跑了出去。

我好奇的拿起他剛拋下的耳機,想聽聽他剛才究竟在聽什麼,反應這麼大。

不意外的,是小松哥哥的歌。
詞曲溫柔,我跟著旋律哼了幾句,突然,我懂了。

(期望著什麼? 等待著什麼?)

(如果渴望的話 就追上來啊)

(如我當初一樣)

(全力奔跑的話 沒有到不了的地方)

(其實 並不遙遠啊)

(全力奔跑的話 一定能到達的)

(然後 再次並肩同行吧)

是啊,我懂了啊。

我把耳機遞給旁邊的哥哥們,交換意會的眼神。

“那就追上來啊,混蛋!”
曾經對小松哥哥吼過的話,那樣的情境現在重現在我們身上了呢。
換我們去追了,確定目標就別猶豫,堅定舉步的方向,

全力奔跑吧!

-----

輕松哥哥報名了成為經紀人的學程,下班後還要趕去上課,忙的焦頭爛額。
空松哥哥跑去參加了試鏡,從龍套開始,一點一點追上大哥的腳步,和小松哥哥如出一轍的臉孔為他奠定了最初始的人氣。
十四松哥哥和一松哥哥放棄了原本的工作-工地的打工和貓咪咖啡廳的店員,到大學旁聽。十四松哥哥助攻音樂創作,一松哥哥則著墨於營養學和料理。
我嗎?也以成為小松哥哥的助理為目標努力著。

客廳裡現在堆滿了樂譜,廚房總是飄著香氣,房間裡是哼歌和對戲的聲音。
我看見小松哥哥推門進來,還端著一松哥哥燉的魚湯,露齒笑了起來。

-----

-想和從前一樣,和小松站在相同的高度。
-混蛋長男,我們不是搭檔嗎?
-不會照顧自己身體的垃圾…
-希望小松哥哥唱我寫的歌!

-我們都,不想被拋下啊。

到頭來,小松哥哥還是我們的領頭人。
所以當他不願長大的時候,我們幾乎是盲從的和他一起成為了沒用的尼特。
而現在,小松哥哥正在世界面前閃閃發亮呢,於是我們開始用盡全力追趕,想站在他身邊、想隨時都能看見他的笑臉。

希望之星什麼的,根本不是我啊。
一直,都是小松哥哥。

-----







『小松哥哥,下午的訪談只能待30分鐘,一個半小時之後還有新專輯的錄音。』
『誒?輕松你怎麼這樣…這麼趕,這個姐姐的胸很大耶……』
『小、松、哥、哥!上次你也這樣說,結果害空松哥哥和整個劇組等了多久?』
『啊哈哈…那次是意外啦小椴。』
『別再廢話了,你還有40分鐘可以休息、吃一松做的便當。』
『哇哦!有專屬廚師就是幸福,有燉菜就是幸福~』
『話說回來,小松哥哥你歌詞背熟了沒有?』
『十四松寫的歌詞太難背啦,哥哥在努力了。』
『給我差不多一點啊,智障長男!』

六色的奇蹟其實從未真正分開過。
也許走的路不盡相同,但是啊,
心中的念想,暗許的期望是相同的哦!

全力奔跑的話,果然能追上的。
再次比肩吧,我的兄弟們。



-----
小天使們在評論區和我說說話可好~

评论 ( 18 )
热度 ( 136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