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長兄松】假戲真做

注意!這裡是力ラおそ哦!

※高校設定

※橋本麗華就是橋本喵

※空松小松交往中
在清純的牽牽小手階段遲遲無法向前邁進

關鍵詞:小松哥哥今天依然在花式作死哈哈哈





一切的開端大概是這樣的。

『妳真的很不講理!』
『我才懶得和妳爭這既定的規則呢!』
『明明就是妳的圈子人少!』
『妳不要以為圈子人多就能囂張了!』

少女心難捉摸,腐女心則更難,兩者兼具時猶難。
松野高校2年A班的兩個班花吵得不可開交,整個教室都沒人敢插嘴一句,深怕炮火轉到自己身上來。

『誒,她們兩個到底在吵些什麼啊?』
有人壓低了聲音詢問。
『就是那個啦,cp互逆了啊。』
『豆豆子醬是小松受派,麗華醬是小松攻派的,而且一個是寫手一個是畫手,不吵起來都難。』

隨著吵架越演越烈,除了堅持己見,她們開始比較到底誰對小松比較了解。
『我從小就和那六個笨蛋認識了,怎麼可能不了解他?』
『就是因為六兄弟都認識,妳才會混淆他們的性格!』
兩個女孩氣得渾身發抖,眼神的閃電在空氣中滋滋作響,班花形象蕩然無存,但顯然現在的她們並不在乎。

正當她們就要進入互扯頭髮的爭執白熱化階段時,話題的主角,松野小松打著哈欠,慢悠悠的晃進了教室。

全班的視線非常統一的轉向他,接收到炙熱注目禮的小松狐疑的張望。
『誒…豆丁太,這究竟……啊啊!』

問句被強硬的打斷,小松被巨大的衝力推到牆上,兩隻手抵在他的臉側,頭部受到的重擊使他的視線渙散了一瞬,咒罵的詞語正欲衝口而出,卻在雙眼聚焦後全數吞回肚子裡。

-這是…傳說中的壁咚?

雖然完全不懂是什麼造就了現況,但此刻小松幸福得一點兒都不想思考。
兩大班花一左一右的把他固定在牆邊。豆豆子湊得很近,小松幾乎能感覺到她纖長的睫毛上下刷動,吐息輕輕呼在小松臉上,十足的誘惑技巧;麗華也不遑多讓,她把頭靠向小松的肩窩,撒嬌意味的輕蹭幾下,粉色長髮不僅柔順還帶著淡淡的花香。

-這是哪來的艷遇?還一次兩個!

小松的腦袋成了一團漿糊,他傻兮兮的笑著,還有些臉紅。
沒有看見豆豆子和麗華詭計得逞的眼神交流。
“來向本人求證誰是對的吧!”
“走著瞧!”

『小松君,能請你幫個忙嗎?』
所以當女孩們笑得靦腆,雙手合十,半垂簾,眼中波光流轉地拜託他時,他連內容都沒問就隨口答應了。

『能照著這個對空松君說嗎?』
豆豆子從筆記本中撕下一頁,用螢光筆把其中幾行標記起來,遞給小松。
『要搭配這樣的動作哦~』
麗華抽出一本畫集,指著上頭的動作,眼神閃閃發光。

『誒?』
小松拿著那兩張紙,呆滯了一下。
『所以說,要我去誘惑空松?』

一見小松猶豫,女孩們趕緊又纏了上去。
“計畫絕對不能失敗!”
“我們拼了!”
『小松君不願意嗎?』
橋本麗華瞬間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幾顆淚珠在眼眶中轉動,摧殘小松所剩無幾的理智和智商。
『呃…也不是啦…』
『那為什麼不肯答應呢?』
『啊…哪個啊…』
『你們不是在交往嗎?』
『這倒是沒錯啦…』
『如果成功的話,可以親你一下哦。』
『好,我答應。』

松野小松,心智停留在小學六年級的,奇蹟的笨蛋。
就這樣答應了這種亂七八糟的要求,順便把自己的貞操一併給賣了,但這是後話,暫且不表。

『要好好的把過程錄下來哦~』
放學前,豆豆子和麗華千叮萬囑的對小松進行教學。姿勢、表情、眼神和口吻,都鉅細靡遺的指定好了。
最後,甚至交了一台攝影機給小松。

回家的路上小松不斷的走神,背了一整天早就滾瓜爛熟的台詞在腦中轉來轉去,搞得他現在光是看見空松都有些緊張。

『喂!小松哥哥,別去撞柱子啊!』
『小松哥哥!回家是這個方向啦!』
『白痴小松哥哥,不要踩進水溝啊啊啊!』
一路上災難連連,他總共被輕松拽回安全的道路3次,被一松拉住2次,撞到十四松8次,踩到椴松5次,忽視空松10次。

『吶,輕松哥哥,小松哥哥是不是被什麼髒東西附身了啊?』
終於回到家之後,那個廢物長男竟然沒像平常一樣攤在地上看漫畫或者出門打小鋼珠,就只是靜靜的坐在那,一動不動的,活像羅丹的沉思者。

這樣反常的大哥嚇壞了椴松,他緊張的詢問哥哥們。
『沒事的,my little brother,小松應該只是陷入關於人生的迷霧裡。』
『臭松閉嘴。』
『那個白痴長男一定隱藏了什麼秘密。』
『小松哥哥的秘密!肌肉肌肉!幹勁幹勁!』
但神遊到天外的小松哥哥絲毫沒有注意到弟弟們懷疑的眼神。

-麗華和豆豆子那是什麼羞恥的台詞啊?要是被其他兄弟聽到我還怎麼維持長男的威嚴?絕對、絕對要支開四個弟弟!

然而六胞胎的缺點就是當你希望家裡沒人時,完全不可能遂你所願。
眼看時間都已經到了8點,遲遲找不到與空松獨處空檔的小松開始有些慌了。

-沒辦法了,看來只能出此下策了!
雖然很捨不得,但是為了kiss,我拼了!

『大家!長男今天大放送哦!一人一千日圓,現在就給我出去打小鋼珠!』
沉思者突然跳起來,說出來的話成功的嚇傻所有弟弟。

不是吧?一向愛錢的小松哥哥竟然要發錢給我們,天降紅雨都沒這麼可怕!
但還沒等他們從石化狀態恢復,就全員被長男用蠻力推出門外,拉門唰地關上,強硬的上鎖。留下他們在門外風中蕭瑟。

『誒?小松,那我呢?把弟弟們留在外面沒問題嗎?』
一回神才發現自己被小松拽上二樓的空松傻傻的發問。
『完全沒問題的不是嗎?長男大人我可是有給他們錢的哦!』
『空松你就留下來和我好好聊、一、聊、吧~』
暗紅色的眼睛瞇起,輕輕微笑。


速戰速決吧!小松想。
一進入攝影機的範圍內,他立刻擺出嫵媚的姿態,勾住空松的手臂。
『吶,空松。』
『稍微,和哥哥獨處一會兒吧。』
一瞬的表情轉換和氣場的變化讓空松完全措手不及,茫然的片刻就被小松找到破綻,他環上空松的脖頸,欺身貼近,用自身的重量把空松壓倒在地。
『哥哥最近好寂寞哦…』
『明明在交往吧?卻這麼冷淡。』
壓低放軟的音色摻揉著嫵媚和強氣的誘惑。溫軟的吐息搔在空松心尖,兄長身上略低的體溫透過單薄的衣物傳遞過來,合著淡淡柔軟精和並不刺鼻的煙味,擾亂空松的心緒。
『來做一點開心的事情吧,空、松~』

終於完成一系列指定動作的小松不明顯的舒了一口氣,正欲抽身把事情的始末說出來,抬眼的瞬間卻撞進一雙海藍色眼瞳。

裡頭滿溢的情緒讓小松無法清楚區分弟弟現在究竟在想些什麼,卻直覺的感到危險。
他看著空松的表情從茫然到無措,再從原因不明的欣喜轉為意義不明的微笑。

下一瞬間,原先被他地咚的空松猛地按住了他的肩膀。
-搞、搞什麼啊?
力量上的差異立現,方才先下手為強的優勢位置已經被空松取代。

空松壓低了嗓音,在小松耳邊輕輕吐出磁性而暗啞的語句。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小松哥哥。』

-完蛋了,空松當真了!
一直無自覺作死著的小松終於意識到事情有點失控了。
『呃呃呃呃呃空松!!那個,哥哥我剛才亂說話,不用管我沒關係哈哈哈哈……』

對此,空松的回應是用略顯粗暴的親吻堵住他的話。

-啊啊,現在怎麼辦?
所以我到底該告訴他我剛剛在演戲,還是先把攝影機關了?
不過,不愧是長男,慌亂了幾秒後就快速的接受了。

-現在,都先不管啦!那就,假戲真做吧。
『可不要,讓我失望哦~』












那之後的事。
1.
小松隔天啞著嗓子講不出話,帶著口罩宣稱那是重感冒。
2.
為弟弟們開門的是叼著煙的空松。
3.
最後小松抵死不交出攝影機,結果被輕松偷去給了,為了換得喵醬和豆豆子的kiss,賣兄弟一點關係都沒有。
4.
橋本麗華哭了。

评论 ( 6 )
热度 ( 136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