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靜臨】未央 (4)


12
俗話說:官大一階壓死人。
折原臨也完美的詮釋了這句話。
第一次見面就被下屬羞辱的折原軍官自第二天開始,不斷的找靜雄麻煩。
靜雄自知理虧,初次見面就非禮長官沒被軍法處置就不錯了,所以他一聲不吭的服從。
但時間一久他開始有點忍不下去了,越來越刁難的指令,越來越讓人不爽的口吻,還一口一個“小靜”,要不是他頂著一張櫻也的臉又是長官,靜雄覺得他大概已經把他殺死一千次了。
臨也對此相當滿意,看著靜雄從一開始的,類似道歉般的全然乖巧,到後來逐漸不耐的表情,額角爆出青筋卻礙於官階什麼也做不了的憋屈樣子。
雖然不是人類,但捉弄怪物也挺有趣的嘛。
折原臨也的惡趣味建立在靜雄的煩躁之上,他尤其喜歡叫他小靜時靜雄複雜卻又明顯的情緒變化。
好像已經聽了無數遍似理所當然的回頭,卻又在看見自己時露出不悅和一點點失落的表情,再過一會兒就會轉成全然的憤怒。

『臨、也、君、喲。』
『怎麼樣啊?小、靜。』

一個月後,平和島靜雄的忍耐力終於到了極限。
這個日期超乎臨也意料的久。
靜雄在臨也第四次命令他去清茅坑的時候炸了,抬手就把一棵樹拔起來扔出去,臨也輕巧跳開,還擺出一副譴責的表情。
『小靜這樣對自己長官不太對吧~』
『是你太得寸進尺了吧,臨、也、君、喲。』
『說什麼呢小靜,怎麼會呢?』
臨也執出小刀,同時轉身避開一個飛來的水桶。
『我可從來不知道副官的職位這麼不受尊重啊!』
『我也從來不認為怪物小靜能勝任副官的職位啊。』
『誰要你這樣像跳蚤一樣四處竄的長官啊!』
『可惜由不得你決定,叫我長官大人,小靜。』

大概就是從這一天開始的吧。
折原軍官和平和島副官的,美其名是對練,事實上是互毆的每日行程。

13
一個月的近距離相處足以讓他們對彼此有更多的認識,善於觀察人類的臨也姑且不論,就連靜雄也能稍稍摸清臨也的性格。
和櫻也不同的地方。
他們的差異性不大,但確實存在。他們都有些惡劣,慣於掌控,聰明,但櫻也的情緒波動不如臨也明顯,相對沉靜一些。
而最明顯的不同,是味道。
臨也身上有一種極好辨識的味道,說不上是什麼香味,但也絕對不是臭味,平和島靜雄無法用任何言詞或比喻去形容這個味道,既陌生又熟悉。
而且,明明他大老遠就能聞得到,詢問別人時卻總是得到,什麼味道都沒有啊,諸如此類的答案。
好吧,他安慰自己,自帶長官定位系統沒什麼不好,起碼不會有找不到的問題。

雖然那個味道越聞越煩躁,平和島靜雄簡稱那個味道為,跳蚤臭味。

14
不過對於這種專屬臨也的奇妙雷達,靜雄也不是沒懷疑過是他的鼻子出了問題。
他去問過那個在第一天就以非常自來熟姿態來向他搭話的岸谷軍醫,卻被非常不服責任的打發走。
『可能是因為你很喜歡臨也吧哈哈哈~』
新羅轉著筆隨口回答,靜雄氣得差點把桌子拆了。

靜雄對這個營的軍醫的第一印象並不好。
初次見面的時候,他正陷在臨也和櫻也身份的糾結之中,一個身穿白袍的眼鏡男子滿面笑容的走過來,劈頭就問。
『初次見面,平和島靜雄君,請問我可以解剖你嗎?』
是個神經病。
這是靜雄的第一個想法。
沒有自報姓名,沒有其他介紹,直直砸來的就是莫名其妙又驚悚的問句。
靜雄懵了一會兒,擠出一個單音。
『呃……』
『啊,不好意思啦,我的名字是岸谷新羅,是你們的軍醫。』
『啊…初次見、』
『平和島君!其實折原臨也是我的朋友,平和島君你剛剛究竟對他做了什麼啊?能惹毛臨也也算是一種不可多得的技能耶!』
靜雄問候語都還沒說完就被強硬打斷。這個白袍眼鏡究竟是來關心朋友的還是專程來八卦的,靜雄百思不解,但他還是一五一十的說了。
聽完他的故事新羅挑起眉,相思病嗎?他問。
『不是,他們是真的長得完全一模一樣。』
新羅一副非常有興趣的樣子,他推了推眼鏡,裝出高智商角色的樣子。
『啊?那就神奇了?難不成是雙生?』
『或是失散多年的雙胞胎?』
『不過我和臨也從小就認識啦,從沒聽說過他除了那兩個妹妹之外,還有兄弟。』
『不過你能碰上臨也大概也算是一種命中注定吧哈哈哈~』
『多觀察他說不定就能發現什麼哦。』

评论
热度 ( 29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