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速度松】想說的話

這篇部分借梗自Uni大大的“吵架的正確處理方式”
已經獲得大大同意(´✪ω✪`)

主旨是,吵架和穿越時空吧!
微色松注意



『空松啊…空松--一松--一松--』
松野小松的一天,從向空松和一松房子的窗子丟石頭開始。
啊,嚴格來說應該是離家出走。

松野空松的一天,從打開快被自家兄長砸破的窗子開始。
噢,小石子直接正中他的額頭。
『嗚哇…』
空松倒地,身邊的一松冷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後把頭探出窗子,從2樓俯視小松。
『大清早的幹什麼?小松哥哥?』
難得能睡到自然醒的假日,被煩人的大哥吵醒,一松身上的低氣壓直撲小松面門,他打了個冷顫。
『拜託了一松,收留哥哥吧!』
為了避免一松一個不爽就把石磨什麼的扔下來,小松擺出討好諂媚的笑臉,從善如流的採取了低姿態。
『Oh my dear brother,是遇到了什麼terrible嗎?』
空松揉揉額頭,坐起來看向窗外。
小松向他做了一個抱歉的手勢,迴避了這個問題,繼續嘗試說服一松。
『好啦~一松~收留哥哥幾天吧~』
松野家長男耍賴功力一流,一松很清楚就算自己不放他進來,他也會自己爬窗或是翻牆闖入,啊不對,臭松會先心軟開門。
『真是麻煩死了。』
一松嘖了聲。
笨蛋情侶又吵架了啊…

不過當一松走到一樓幫哥哥打開門,看見一副把家當全帶來的小松時,他意識到這次的事情可能有點大條。
『小松哥哥…?』
『啊,先讓我進去吧一松,外面好冷啊…』
現在是秋末,微寒的風並不是只穿一件連帽衫就足夠禦寒的。小松整張臉都被凍得紅通通,看來在吵醒他們之前,他已經在外面站了不短的時間。

『Brother!快點進來!』
空松看小松鼻涕都要流出來的可憐樣子,拿了他的行李趕緊把他推進來,再把整個人塞進暖被桌裡。
『啊…還是空松溫柔。』
小松整個人縮進暖桌裡,滿足的喟嘆。
空松和一松也雙雙坐下。
『發生什麼事了,小松哥哥?』
一松難得放軟了語氣詢問。兄弟當了這麼多年,加上小松今天的不對勁已經明顯到一個無法忽視的程度,一松再怎麼遲鈍也不可能沒發覺。
『嘛…就是那樣啦…和輕松吵吵架而已哈哈哈。』
裝不出平常的從容,小松乾巴巴的試圖呼悠過去。
空松和一松交換了一個擔憂的眼神。

小松和輕松兩人吵架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所有松野家的兄弟大概都習慣了,畢竟他們從小吵到大。
流程總是小松無聊就去逗輕松,直到輕松受不了而火大,不久之後小松就會再去哄人,他們不厭其煩的重複這個過程,無論是專門惹怒輕松再順毛的小松,或是說著滾開依然會原諒小松的輕松。
他們不煩我倒是很煩,一松表示。

正式交往後,兩人搬出家裡同居,能吵的事情自然更多了。
每次吵架大概都是回娘家各找各媽,不過沒辦法,他們的媽是同一個,所以他們會去找兄弟訴苦然後咒罵對方,最後再黏踢踢的和好。
小松通常會去打擾空松和一松,輕松則會跑去向十四松和椴松抱怨。
不過能相安無事到現在,大抵還是要歸功於小松的退讓。

那兩人的吵架一松已經看多了,普通的流程是小松會跑來把輕松從頭到腳罵一次,然後被聽完吵架原因的一松訓一遍,最後被空松安慰一輪,再回家道歉,兩人和好。

但這次不一樣。
小松提起“輕松”兩個字時的眼神,是真的藏著憤怒。
而且平時小松可是一刻都忍不住的要把所有不滿昭告世界,現在卻次次迴避談論爭吵的始末。

真是的。
一松想。
這個不省心的長男。


他們是在出發去熱海度假的車程上吵起來的。
過程和吵架的內容普通又沒有營養,但不知怎麼的吵著吵著,理智被怒火覆蓋,兩人開始口不擇言。
吵架變成打架,輕松急煞把車停在路邊,掄起拳頭就往長男身上招呼。
狹小的空間中,小松險險的避過他的拳頭,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那一瞬輕松幾乎想停止這場爭執。
他們多久沒有打架了?上次對小松揮拳,又是什麼時候呢?
但在下一刻小松的表情就變了,瞬間冷下來的臉嚇退了輕松道歉的勇氣,反手就把輕松的頭撞在方向盤上,這一撞輕松又火了,他知道長男控制了力道,但那又怎樣,還不是痛得半死。
所以那句話就在沒經過大腦的情況下衝口而出。
『我還真後悔和你在一起!』




『那就順你的意吧,松野輕松君。』
漫長的沉默之後,小松默默的打開車門,把屬於自己的那份行李拖了出去。
淡淡的看了一眼輕松,他關上車門轉身就走。


小松真慶幸他整理行李時偷偷把自己的錢包和輕松的調換了,不然他大概連招計程車回去的錢都不夠。

因為不確定輕松是不是會回家,所以小松決定直接到空松和一松家門口蹲點求收留。
這樣算離家出走嗎?他自嘲的想。
幸好兩個弟弟還是願意收留他,不然小松覺得自己大概會曝屍荒野。

這次不讓輕松來道歉絕對不和好!長男也是有尊嚴的。
那種話,誰聽了能接受啊…?
小松甚至不敢去想,如果那是輕松的真心話,怎該麼辦。


輕松從來沒看過那個表情,冰冷得他幾乎一時無法接受那是小松的表情。
那樣不帶一點溫度的決絕。

話語衝出的那一刻輕松嚇傻了。
他怎麼能講出這麼過分的話?
先前的怒氣全數被後悔覆蓋,原本開開心心要去熱海旅行,怎麼會變成這樣…
他無力的趴在方向盤上,眼眶有一點發酸。
『可惡啊…』

沒心情一個人去熱海,情緒不穩的時候也不適合開車回家,所以他只是把車停著,獨自走向不遠處的公園。
在便利店買了包煙,付錢的時候他才發現手邊皮夾不是自己的,而是小松的皮夾。
翻開看見裡面夾著的是自己和小松的合照時,他失語般的說不出一句話。

輕松失魂落魄的坐在長椅上像個失戀的大叔般抽著煙。
啊…該不會真的失戀了吧…
尼古丁順過每一根因怒氣而直豎的尖刺,輕松突然真切的意識到自己做的有多過分。

和重要的人吵架誰會不難受?怒火攻心的時候沒有理智可言,什麼尖酸刻薄的詞都衝口而出,事後一回想才後悔莫及。
心底有個聲音告訴他,只要去向小松道歉,是我失言了,對不起,不就行了嗎?
他回想以前每次的爭吵,那時,都是怎麼收場的呢?
卻愕然發現次次都是小松跑來向自己低頭,帶著笑臉討好般的哄他。
『輕醬別氣了嘛~』
『這樣會變老哦。』
『輕輕我們和好吧~』
『下次絕對不會再犯了我保證。』

而他竟然,沒有一次好好的向小松道歉。
最多,也只是在小松道歉後小小的說一聲我也是。
過去有好幾次,其實他想說對不起,卻總是說不出口。
他想他是習慣了,習慣小松對他的寬容和一次次原諒,從沒想過那並不是他理所當然該得到的。
應該怎麼做,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果然,小松哥哥也受不了這樣的我了吧…

吐出來的煙霧燻紅他的眼,臉頰有些癢,抬手一摸才發現是一片濕潤。
真是白痴極了,竟然哭了嗎?

『不好意思,能借個火嗎?』
身前突然有陰影照下,一個棕色風衣的男人輕聲問。
輕松一怔,入耳的聲音實在太熟悉,他訥訥的抬頭,無預期的撞進一雙祖母綠色的眼睛。

輕松的眼睛因吃驚而睜大,淚水也停了下來,張著嘴,他震驚得一個字也說不出。
『你好啊,輕松君。』
男人逆光而立,臉孔看得並不真切,但這張臉太熟悉,輕松不可能不認得。

『我是松野輕松。』
『十年後的你。』




吃過早午餐以後,空松和一松雙雙去收拾了,留給小松一個獨處的空間。
小松坐在電視機前一台一台的轉,平常會感興趣的節目現在一點也不想看,最後頻道停在橋本喵的現場live轉播那兒。
他茫然的看了一會,不久又猛地把電視關了。
他頹然地躺在地上,用手蓋住眼睛,努力想淨空腦袋,卻還是一直浮現輕松的臉。
『去你的,擼松。』


『小松哥哥,今天是預定要回老家的日子,你要去嗎?』
『嗯,沒問題啊。』
拉開門的瞬間,空松以為自己看見了長男的眼淚,但下一秒小松如常的笑臉讓他懷疑那不過是錯覺。
『那就走吧,小松哥哥、臭松。』
一松面無表情的看了小松一眼,別開了視線。

什麼嘛,明明就很難過啊。


他們住的離老家比較近,用走的就能到。
一路上空松試圖安慰小松,但一松用肘擊要他閉嘴。
『一松……?』
『閉嘴臭松,讓那個白痴長男自己想想。』

小松在後頭,拖著腳緩步前進,前方空松和一松的身影越來越遠,等他發現的時候,已經看不見他們了。
『什麼啊!竟然不等堂堂長男!』
『哥哥我正心情不好呢!』

啊,算了,反正目的地是一樣的嘛,又不會出什麼事。

事實證明他太天真了。


松野小松、26歲看著他面前的松野小松、16歲。
他竭力讓表面看起來冷靜沉著,但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不是吧?
現在是鬧哪樣?觸發穿越?!
要不要這麼刺激?簡直喪心病狂!

一切從他敲門後遲遲沒人來應門,卻聽見家裡有陣陣的吵鬧聲開始。
家裡什麼時候來了一票小毛孩?
他質疑。
然後門被拉開。
『這裡是松野家,請問你……!!』

一大一小極其相似的臉孔因震驚而微微扭曲,圓滾滾的紅眸和瞇起的暗紅沉默的對視。

兩個人都像木雕一動也不動。
失神到天邊。

『小松哥哥,是誰啊?』
年輕的小松手還扳在拉門上,聽見屋裡弟弟的問話,他立刻回神,一手把門帶上,一手把小松往外推。
『啊,沒什麼,只是個來問路的大叔。我出去一下哦!』
『哦那路上小心。』
『小松哥哥路上小心。』

什麼叫來問路的大叔,小松忍住掐死眼前小孩的衝動,這真的是自己嗎?欠揍的不行。

他正要發話,卻被少年小松摀住嘴巴。
『噓!』
『不要讓弟弟們知道。』
他微微點了下頭,少年小松便鬆開了手。
『要是被他們知道了,totti大概會以為是外星人攻佔地球了吧哈哈哈。』
這傢伙意外的是個好哥哥啊,該說不愧是我嗎?

兩人走到附近的空地。

『你就是未來的我啊?』
坐在水泥管上,少年小松若有所思,仔細的端詳青年版的自己。
『嘛、挺不錯的嘛,而且竟然有工作!?不是吧?我還以為我們六胞胎會當一輩子啃老尼特呢,然後我會一輩子和輕松住在一起的說。』
高中時期的自己話癆屬性似乎還沒消失,喋喋不休的說著。

『哪可能當一輩子尼特啊?不過一輩子和輕松住一起倒是可以實現。』
兩個不同時間點、相同的人對談起來竟是沒有半點違和感,故知一般的聊起來了。
但一講到輕松,小松整個人情緒又冷下來了。
少年小松不愧是自己,馬上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和輕松吵架了?』
『嗯…』
少年小松的臉色也嚴肅了起來,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包煙,遞了一根給小松。
『和我說說,發生了什麼事吧。』






意外的是,聽完整件事始末的少年小松竟然笑了。

『什麼嘛。』
『我還以為是永遠斷絕關係或是有誰得了絕症呢。』
『堂堂長男竟然因為這種事消沉?』
『也許是旁觀者清吧,這種話一聽就知道不是真心的啊。』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松野小松?』
『不是總自詡最了解弟弟們嗎?』
『輕松現在一定在哭吧,想道歉又害怕著。啊啊,這樣的輕醬總覺得好可愛哦。』
『我們,不是發誓要給他一輩子幸福的嗎?』

少年小松半責備半玩笑的說著,靈動的雙眼中有著燦亮的光芒。
『可別害了以後的我啊,小松。』
『輕松可是我無論如何都不想失去的人呢。』

小松看著從前的自己,突然失笑。
過去的時光和眼前認真的少年微微重疊,頭頂上兩撮不肯聽話的髮絲隨風跳躍,尚年少不知愁的孩子或許看得比多活10年的自己還透徹呢。

重要的人,不想失去的人,最愛的人,松野輕松。

讓他一下又有什麼關係呢?把他慣壞又怎樣?還不都是我自願的。
因為捨不得他哭啊。
當時信誓旦旦許下的諾言怎麼會忘記了呢?

眼眶突然濕潤,眼前的男孩笑得張揚,青春時期的銳氣和無所畏懼在霞光中明滅,身上的紅色衛衣被夕陽溶成整片蘯在視線裡的柔和色塊。
小松搓搓鼻子,從眼眶掉出的液體停不下來,他用力揉亂少年的頭髮。
『還用你說啊,臭小子。』




『反正到頭來也只有我在乎而已…』
輕松把臉埋入膝蓋和身體之間,棕色風衣的男人用手順過他後腦亂翹的髮絲。
『他啊,其實沒有看起來那麼滿不在乎哦。』
年長的輕松自顧自的笑了下。
『就如同你不擅長放下身段道歉,長男的身份讓他習慣了凡事遊刃有餘,或者是,裝作遊刃有餘。』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
『因為這一次的爭吵,小松哭過哦。』
『是從空松和一松那兒聽說的。』
『非常訝異對吧?』
『因為是非常重要的人,所以你的每一句話都會被他放在心上。』
聽見小松哭過的輕松身體猛地震了一下。
那個長男,因為我,哭了嗎?
罪惡感和愧疚如潮湧上,他咬著唇哭得更兇。

『所以,好好的去向他道歉吧。』
『雖然他是個人渣又廢物的長男,但無論是我,還是你,都沒辦法失去他。』
『不是嗎?』
還把臉埋在膝間的輕松不明顯的點了點頭。

『偶爾,給他一些小驚喜吧。』
『那個笨蛋長男很容易因為你一點小付出而開心呢。』
『找個假日陪他去賭一場馬,或者做一鍋燉菜,答應他幾個任性的要求。』
滿臉淚痕的輕松怔怔抬頭。
『你看,不是很簡單嗎?』
年長的輕松微笑。
『只要好好把心中的話,傳達給他。』

夕陽下,比起自己更加成熟的那個男人淺淺微笑,髮梢染上殘陽的色澤,像一圈柔光籠罩在他的身上。

『所以,快回去吧!』
男人說,把輕松推向車停放的地方。

是啊,想親口和小松說,對不起。
把不能失去的人,親手找回來。

『謝謝你…!』
他轉頭想向未來的自己道謝,回頭時卻發現身後空無一人,做夢一般,連影子都沒有。

並沒有特別意外,輕松握緊了拳再鬆開。
謝謝你,給了我勇氣。


為什麼會有這一趟穿越時間的旅行呢?
也許是為了讓我找回戀情的初心吧,小松想。
大概,是為了讓我得到道歉的勇氣吧,輕松覺得。

但這樣猜測和臆想,全被一份強烈的幾乎要衝破心臟的情緒覆蓋。
輕松幾乎把油門踩到極限。
小松連個招呼都沒打就借走了鄰居的重機。

-想要見你啊
-想快點回到你身邊


他們在交錯的十字路口看見彼此。
小松在路中央來了個超級危險的回轉,輕松成就了史上最快的路邊停車技術。

『輕松!我……』
小松一邊向他跑去一邊高喊,輕松卻比了個要他停下的手勢。
距離只有幾公尺,小松能清楚的看見輕松頰上半乾的淚痕,輕松也能看見小松泛紅的鼻尖。
『小松哥哥…我……』
小松看著他彆扭的戀人,結結巴巴的組織語句。
也不催促,只是這樣看著他,好像一直相望就能到永遠。
明明才分別不到一天啊,怎麼會這麼想你呢?
不管接下來你要說的是什麼,就算是責備我的話也沒關係。
反正我的輕輕本來就是這樣子的嘛。

『小松哥哥,今天…對不起。』
聲音很小,但小松還是聽見了。
自家三男合著泣音的道歉。
有一些訝異,更多的卻是溫暖和心疼。
小松笑起來,信步向他走去,一步,兩步,站定在他身前,露出長男專屬的笑容,然後用力抱住輕松。
『我也對不起,輕松。』
『別哭啦,哥哥心疼。』
肩窩的腦袋抖得更厲害了,哆哆嗦嗦的擠不出話語。
『混帳……長…男…』
輕松罵著,卻更用力抱住小松。

抱住那個屬於他,全世界,最重要的人。
能和你在一起,其實,是最幸福的事了。

评论 ( 3 )
热度 ( 126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