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静临】未央 (3)

10
折原临也之所以带着面巾去袭击平和岛静雄是为了评估自家新副官的实力。
他一早就心情愉快的哼着小曲埋伏在树上,准备调戏他最喜欢的人类。
然而平和岛静雄的不可控制完全超乎他的预期。截至静雄抱住他之前他都享受着和人类互动的感受,静雄举起木材时他着实吓了一跳。
人类果然超级有意思的啊。
力量和反应都很出色,敏捷性逊於自己,战斗全凭本能的天生强者。
不过控制力和脾气欠佳。
临也在心里评估着,那时他还把静雄划在人类的范畴。
直到静雄抓住他的脚踝把他从树上扯进自己怀里。
极近距离的闪躲不及加上无法挣开的强横力气,临也被静雄锁在怀里,就如一台精密的机器上被倒了一杯咖啡,最原始的破坏使他的大脑彻底停摆,但他并没有呆滞多久,骨头像是要被捏碎般的疼痛使他喘不过气,甚至无法挪动一分一毫,身理的痛苦和被人掌控的耻辱交杂着,临也猜想有一瞬他也许陷入了昏迷,恍惚间他好像身处陌生的和室,十指在日本筝上舞动。
等他再次回神,静雄已经放开了他,慌张的道歉。
攻击见血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但临也并没有漏听静雄多次着急喊出的名字。
-樱也。

11
现在是什麽情况?
静雄整个人都懵了。
临也拂袖而去後他依然呆站在树下。
所以,不是樱也?
他几乎是茫然的帮自己简单的止血,过程中持续着跳针一般的思考,可惜草履虫的脑袋无法支援如此奇妙的格式。
不是樱也。
我认错人了。
那个家伙才不是樱也。
这麽讨厌才不是樱也。
但是真的好像啊。
几乎一模一样。
真的不是樱也吗?
不是樱也。
我认错人了。

平和岛静雄,入伍第二年春,在军营中遇见无论怎麽看都神似自家恋人的长官。
而且马上就被讨厌了。

静雄当然也怀疑过是不是自己犯了相思病,才会看谁都像樱也。
为此他甚至偷偷摸到临也待的那一区为了再看新长官一眼,结果显而易见,那长相根本和樱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唯一的分别是眼睛,临也的瞳孔是燃烧夕阳般的艳红。

所以说,是失散已久的双胞胎吗?
但是,怎麽会除了容貌,连性子都这麽像?
不过与其说像平和岛樱也,倒是更像宇都宫樱也。
入平和岛家之前,樱也跟的是他奶奶的旧姓,宇都宫(うつみや)。
樱也和静雄并不是一开始就处得这麽好,甚至能说是关系奇差无比,每天例行的争吵简直要掀翻整个村子。
莫名其妙的重物满天飞,不知道从哪来的不良一批一批的来再一群一群负伤离开。
平和岛家的独子,平和岛静雄,拥有怪力的暴躁少年。
独身搬来这个村子的老妇,宇都宫奈津的孙子,宇都宫樱也。
和静雄的争执中,樱也从不亲自出手,不谙武术的他很清楚自己打不过静雄,但聪明的脑袋能让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落於下风,他只是安排好一切,然後找一个地方愉快的享受这场闹剧。
那时,站在高处俯视这一切的他所弯起的,三分讥讽七分玩味的弧度,和临也抽掉面巾後露出的微笑,一模一样。

那晚,平和岛静雄彻夜未眠。

评论
热度 ( 26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