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绿黄】看着我吧,竹马君!

来看熊孩子凉太酱٩(๑>∀<๑)۶

幼驯染paro
不知道有丶没有後续

有人说,美好的初遇是美好感情的开始,但很显然的,他们的初遇就是一塌糊涂。

三岁的小黄濑在院子里挖了个洞想把牛奶杯埋起来,他讨厌牛奶,所以牛奶杯通通消失吧哇哈哈。
绿间一家刚搬到隔壁,绿间妈妈叫小真太郎去给隔壁送伴手礼,三岁的他乖巧应好,捧着伴手礼和本日的幸运物出发了。

黄濑家挺大,穿越院子时他好奇的张望了下,没注意脚下,然後,非常不幸的,他整个人掉进了小黄濑花了三天挖出的牛奶杯坟墓。

为什麽好端端一个家要有陷阱,绿间真太郎百思不得其解,有些微洁癖的他对於掉进一个坑里相当抗拒,这坑不深不浅只是他就是出不去,只有两只眼睛在地平线上,他正考虑着是否要大声喊人,但这
并不符合他所被教导的规矩。

其实掉进一个莫名其妙的坑洞还能处变不惊的思考,这接受度也是挺高,倒是完美的奠定了他日後和黄濑家小恶魔的相处。
不过这是後话,暂且不表。

双手抱着一堆牛奶杯的小黄濑正准备执行他毁灭牛奶杯的最後一个步骤,丢进去然後掩埋,他手捧杯子,驾着坐骑,哇哈哈的来了。

小真太郎踮起脚尖,试图让视线比地平线高些,然後他就看见了。
一只全身沾满泥土,脏兮兮的类人类生物压着一只好像快要寿终正寝的狗,捧着一堆杯子往这里来。

那是什麽东西!小真太郎真的被吓到了。这不能怪他,三年来他一直正常的生活着,没遇过这种事完全属於正常。

他赶紧缩回洞里,但是小黄濑已经发现他了。
『噫!有绿色!』
小黄濑的声音绝对是非常软萌可爱的,只是现在的小真太郎无从欣赏,他混乱极了。

小男孩跳下已经虚脱的够,他的体重不是那只狗所能承受之重,小黄濑可不是从小就高挑修长加上完美身材,上小学之前他一直是肉嘟嘟一团,可比雪球,或是棉花糖。
可惜他现在全身沾满泥巴,看起来倒比较像一泥巴球,毫无美感可言。

小黄濑探头往洞里看,绿发孩子也刚好抬头向上看,视线相对。
『你是谁啊?是来和我玩的吗?』
小黄濑非常开心的说,小真太郎愣了愣,泥巴球说话了,还是一男的泥巴球。
『我……』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等小真太郎回答,小黄濑突然尖叫起来,他一手指着小真太郎一手快速用泥土掩埋他。
『你竟然拿着牛奶杯哇啊啊啊啊啊啊一定是讨厌的牛奶使者!走开!』
混乱中小真太郎接收到牛奶杯三个字,但依旧不明究理,他的幸运物怎麽了吗?
没错,很不幸的,绿间真太郎本日的幸运物是一个牛奶杯。
泥巴和草和狗一并往他身上招呼,他死命挣扎,两手还是坚持抓住那盒伴手礼和他的幸运物。
『还不投降!大丶大胆恶徒…呜呜呜牛奶使者好可怕…』

小真太郎勉强攀上地面,极不符形象设定的瞪他,幸运物不小心脱手滚到他脚边,小真太郎大力去抓,结果没把幸运物抓回来倒是把小黄濑也给揪了下来。
罪魁祸首哇哇大叫,龇牙咧嘴的扑上来掐架。
被打哪有不还手的理由,小真太郎今天已经受够了,今天的晨间占卜第一名是双子座,会开启人生最美的缘分,而最後一名的巨蟹座则是要小心从天而降的灾难,但如果处理了当也是一美好邂逅。
小真太郎花了三秒思考他这算什麽,和泥巴球掐架显然是前者 。

小黄濑用小拳头打小真太郎的头,小真太郎用小肉手挥开,小黄濑再接再厉去咬小真太郎的肩膀,却吃了一嘴泥巴,抽抽噎噎的哭了,小真太郎被咬的不轻,眼眶红红的也要掉眼泪。

不巧,这时院子里的花洒按设定时间准时开启。水花洒下,还未入夏,水淋了一身孩子开始发抖,两小呜哇的大声哭起来。
最後哭声惊动了房里的黄濑夫妇,跑到院子里的两个大人看到这景象也是目瞪口呆--一个坑洞,散落的牛奶杯,一只闭目装死的狗,两坨和自家儿子差不多高的烂泥一边滴落泥水一边在大哭。
黄濑夫妇扶额,自家儿子除了捣蛋到底还会干什麽。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