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靜临】未央. (2)

就只是想看军服临也(っ´ω`c)♡

07
初见的场景绝对称不上愉快,无论是对静雄还是他的新长官而言。
樱花树下巧遇的美丽邂逅并没有发生在他们身上。
虽然场景确实是樱树下。
一把小刀噌的擦过静雄的脸颊,钉在他脸侧的树干上,战场上锻炼出的反应力让他反射性拔剑,一旋身就是直指对方咽喉。
兵器交错的铿锵声响起,一个蒙面的执刀身影和他迅速对上。
很强。
静雄直觉反应。
对方身手灵活,出刀手法诡谲多变,除了力气,静雄没有能和对方匹敌的东西。
意识到这点,静雄顺手抄起边上摆放整齐的木材,横扫。
对方一顿,明显被静雄的怪力震慑,红眸闪过一瞬间的惊慌和难以置信,但随即被玩味的笑意取代。
眼见无法硬碰硬,蒙面男子轻身跃起,在重物挥来的片刻借力跳上樱树,轻盈的好像舞蹈一般,同时反手甩出三把小刀。
劲风袭来,一把被静雄用嘴咬住,力道不小,他顿时唇齿发麻,另外两把他偏头险险避过。
他转身正想再次出手,树梢上却突兀的传来掌声,蒙面的男子坐在枝间晃着脚,把玩手上的小刀。
『哎呀~果然名不虚传啊。』
青年丝毫没有带着初次见面应有的礼貌,开口就是嘲讽。
和静雄的怪力一样远近驰名的是他的易怒性格,但这次听见挑畔,他却一动也不动,怔怔的看着树上青年。
因为他的话语而升起的火气,因为他的嗓音停顿的脚步。
太熟悉。
像幼时就在他身前奔跑的黑发竹马。
像会在他身边浅浅微笑的淡粉身影。
『怎麽就呆站在那呢?真是愚蠢啊,小。静。』
就连称呼,都是一样的。
青年取下蒙面的黑布,露出清秀脸庞,唇畔勾起有着挑衅意味的微笑。
『我是你的新长官,折原……啊啊啊!』

08
发出这种愚蠢的惊叫声并不是青年的本意。
只是静雄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在他的掌控之内,习惯把一切都握在手中并监控其发展的折原军官表示怎麽都无法理解草履虫脑袋的思维。
比如说,突然把人从树上扯下来再大力抱住。
『…痛……』
脑袋当机的一瞬间,折原军官只挤出一句嘶哑的抱怨。
『啊啊!对不起,樱也…我只是…』
听见後,静雄慌张的放开青年。重获自由的青年飞速出手,小刀划过静雄的胸口,带出腥红鲜血,见攻击得手,他马上跳离静雄至少3公尺,调笑的神色不再,他眯起暗红瞳孔,满脸警戒和厌恶。
『我不管你是认错人还是怎样,我是你的长官,折原临也。』
『下次再犯,军法处置。』
语毕,青年转身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留下茫然不知所措的静雄在原地。
静雄听见他的新长官揉着肩膀啐了声怪物,连馀光都透着冷漠的味道。

09
回到营中的临也脸色奇差无比,深知长官古怪性格的众人有志一同的选择沉默。
只有军医岸谷新罗一人满脸好奇的凑了过去。
『临也你不是去见了你最喜欢的人类吗?』
临也瞥了一眼新罗,采取无视政策,然而这对新罗显然没有什麽用。
『每次上面有人员调配你不是都兴奋的不行吗?』
娃娃脸军医丝毫没有被临也身上散发的低气压震慑,反而变本加厉的八卦他。
『“人类Love!我最喜欢人类了!有新的人类加入真是太棒了!”不是每次都这样吗?』
临也黑着一张脸挥手驱赶烦人的家伙未果,只换来新罗维妙维肖的模仿。
『才不是什麽人类呢?是怪物啦怪物。』
『诶?会被你说成是怪物的人类前所未有耶,平和岛静雄果然是神奇的人才,不过他的实力怎麽样?』
临也面无表情的开始解领口的扣子。
『诶诶临也我还有塞尔提等我回家你诱惑我也没……啊啊?』
白皙的肌肤上是大片青紫。
新罗终於闭上嘴巴默默拿来了药。
『所以到底怎麽样了嘛?』
沉默了三分钟後新罗还是受不了好奇心,就算知道後也许会被好友灭口也无法扑灭他的兴致。
『你大可去问那个怪物,我一点也不想提起。』

评论
热度 ( 36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