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静临】未央. (1)

亚种有,樱也出场,其实只是披着樱也皮的临也(X
相爱>相杀 或者几乎没有相杀
ooc有
小学生文笔轻拍,如果有人愿意看的话我会很高兴ヽ(o・ω・o)ノ♪

00.
桜 桜
(樱花呀 樱花呀)
野山も里も
(深山与乡里间)
见渡す限り
(所能看到的)
霞か云か
(那是霞?还是云呢?)

01
呐,小静,你看见的,是霞呢?还是云?

02
那是一个,战乱的年代。

战火绵延不断,外敌丶内乱,似乎有永远打不完的仗,终於,平和岛静雄收到了入伍令。

那时平和岛樱也正在弹日本筝,优美的琴声猝然停下,馀音震动空气,微微颤抖。

意料之中。

『小静不可能会有问题的啦,草履虫的生命力是很可怕的哦。』
街坊邻居问起时,樱也表情一如往常,语句轻佻听不出情绪。
静雄和樱也像是约定好一般,对此事只字不提,但墙上那张被反覆翻阅了好几次的通知却也招示着无可避免的分离。

两人只是尽可能的在剩下的时间里陪在彼此身边。
他们并肩在别院赏了一整天的樱,从清晨薄雾弥漫的淡粉幻境到火烧云的炙热殷红。
走过儿时记忆中的每个,藏着或许并不特别美好,却值得怀念的角落。

临睡前,静雄的手抚上樱也的脸颊,带着薄茧的指腹细细摩挲,额头,眼尾,鼻梁,耳廓,唇,像是要把轮廓刻在灵魂之中,静雄虔诚的轻吻恋人。樱也看着他,瞳孔在月色透入的房中格外清亮,像粉红色的琉璃珠子,那麽清澈却依然看不真切。

明明,是那麽耐不住寂寞的人啊…

『小静可不准随便死掉啊。』
道别的那天,没有倾盆大雨和嘶哑的恸哭,三月阳光明媚的早晨之中。他们的离别看起来似乎没有感伤。
樱也的言词和语气有些不搭调,一如往常的慵懒调子间掺揉了不明显的,泪水的味道。
『等我回来。』
静雄轻吻樱也的眼睑,试图抹去那被笑意强硬压下的落寞和担忧。
他许下承诺。
他会回来,为了等待他的人。

『静雄。』
不是小静,樱也喊了他的名。
樱也向静雄行了一个标准的正礼,双手呈上他的佩剑。
『愿您武运昌隆。』

03
上一次樱也喊他的名字而不是用那个别扭的昵称喊他,是什麽时候呢?
好像是在神明见证之下,那白无垢包裹着的誓言。

04
平淡的日子并没有想像中难熬。
樱也逐渐习惯顾盼时看不见静雄的身影,习惯主位上没有人的餐桌,
弹古筝时没有人在一旁欣赏,夜晚不会有人拥他入怀。
习惯一切,没有静雄的一切。
他的脸上看不见郁郁寡欢的神色,邻居的浅川太太前来拜访时不解的询问,她的丈夫已经离开2年,从一开始的以泪洗面到慢慢学会不该整日担心,她花了1年。
樱也是坚强还是冷漠,她不懂。

而面对询问,樱也只是淡淡的微笑。
想来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释怀本来就不正常吧。
他是知道的,奶奶口中说的,他的诅咒。
-平和岛樱也,只有拥有一半的灵魂。

他学不会爱人。

05
-我另一半的灵魂,在哪里呢?
-不要试着去找,樱也。
-你们注定不能并存。

06
时间无声走过,1年过去了。
樱也依旧在家乡静静守候,寥寥几封家书,樱树开落,尚无归期。

静雄的军阶一级一级的上升,凭藉着与身俱来的怪力,他的强悍似乎不言而喻。随着军队的调配,入伍第二年春,他遇见了
-折原军官

评论 ( 6 )
热度 ( 28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