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赤黃】嘘とユートピア (下)

不会放连结,(上)和(中)请戳头像哦( ͡° ͜ʖ ͡°)✧

24
『想起来了吗?』
和服青年问,赤金瞳孔浸满时光碎片的流光。
金发青年颤抖着向他走去,在即将触碰到赤司时却又踌躇着不敢搭上,恐惧着自己一伸手,眼前恋人就会如幻梦般破碎消失。
看出他的犹豫,赤司环住胆小的恋人,轻轻微笑。
『凉太,听我说。』
『我会醒来的,虽然需要一点时间。』
『凉太能等我一会儿吗?』
『相信我。』
相信小赤司。
比起全无希望的等待,这样的要求实在简单的过分呐…
不就是等吗?那又有什麽好怕的呢?
『我相信。』
金发青年也笑,征十郎只是暂时走出时间罢了,只要不是永远分开,多久他都等得起。
他用力抹乾泪痕,两人额头抵着额头,交换一个带着泪水味道的,暂别的亲吻。
我爱你,不必言说,和交融在一起的呼吸同步的,是彼此的感情。
黄濑轻轻舐咬赤司的唇,赤司舔过他的齿以示回应,光芒从身後照下,点亮恋人的瞳孔,勾起晶亮的波纹在眼底跳跃,暖色发丝被风抚乱,视线所及之处是一整片亮晃晃的瑰丽,美得失真。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短短几秒,也可能是一世纪那麽久的时间,他们松开彼此,彷佛有所感应,他们几乎是同时离开温暖的怀抱。
『我该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凉太。』
『不用担心我啦,小赤司要快点好起来哦。』
『我会成为了不起的男人等你回来哦!』
『我很期待,凉太。』
赤司转身,朝光亮之处走去。
『我走了。』
『路上小心。』
气氛平和的就像只是赤司要出门晨跑,而不是不知归期的阔别。

但至少,终於能好好道别。

25
赤发青年的背影慢慢走远,逆光剪影的边缘溶进光芒之中,亮色一点一点渲染他的身影,素色和服闪闪发光,殷红晚霞般的赤发却未失色,反而映出跳跃火焰的颜色,他回头,再次微笑。
『凉太,等我。』
温润如玉,柔软如风
金发人儿也笑。
终於有了不再流泪的勇气,他伸出手,向走远的男人挥舞。
-我会等的,小赤司,
再久,再久我都会等。
消失在拂晓时分第一道曙光之中的剪影照亮了他琥珀色的瞳孔,把他们染成灿亮一片。
是他带来的,希望曙光。

这次,终於能够真正醒来。

26
『啊啊…小黄仔醒了哦。』
『黄濑君!』
『黄濑!』
『小黄!』
『黄濑!』
我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同样的纯白病房,和传入肺中的消毒水味。
啊,是京都综合医院啊。
『你们早啊,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
能有这群时时刻刻为自己着想,为自己担心的夥伴们真是太好了呢,
怎麽舍得忘记他们呢。
『不过啊,我有要事,先不聊哦。』
说着我从病床上跃起,用和病人完全沾不上边的敏捷窜到门口准备溜出医院。
5:00,赶到赤司家的私人机场,也许还来得及,只要突破医院再借走小青峰的重机然後…
『呃啊啊啊…这是什麽啊?』
一个小小的软皮球咚地砸在我头上,命中之准确无误,绝对是小绿间的手笔。
『小黄仔想跑到哪里去啊?』
巨大阴影忽然笼罩身前,小紫原一手提着薯片另一手抓住我的肩膀,顺便把饼乾碎屑掉在我头上。
『黄濑你找打吗?才刚醒就想逃院,是不要命了吗?』
『小青峰这个笨蛋我身体又没受伤而且…』
『请你解释清楚,黄濑君。刚醒来就急着冲出去的原因。』
『我丶我只是想去…』
声音越来越小,这阵子我总是让他们这麽担心,现在又因为我的任性让他们急着追出来。
他们眼睛下深深的黑眼圈我都看在眼里,感动又抱歉。
『想去哪里呢?黄濑君。』
小黑子轻柔的问。
『想去机场送小赤司……』
在我吐出这句话之後,全场突然一片静默。
『小黄你…想起来了吗?』
我点了点头。
『全部,都想起来了。所以,这趟我必须去,拜托你们了。』
90°深深的鞠躬,还来不及抬眼偷看他们的表情,脑袋就被小青峰大力压下,揉来揉去。
『黄濑你是笨蛋吗?早说啊,我们怎麽可能不让你去?』

接着,曾经的奇迹世代们凭着多年来的默契,越狱一般的闯出了医院。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小桃看着追得气喘吁吁的医生和准备出动的警卫,面带担忧的问驾驶座上的青峰。
『没问题啦,反正最後会被追究责任的只有在这实习的绿间啦!』
『喂青峰你个混帐!!!』
『明明只是实习警察就乱亮警证也不太妙吧,峰仔。』
『这些就先不要管了吧,黄濑君的事要紧。』
『黑子说得没错,但唯一不会有事的就是你这个没人会发现的家伙吧!』
『啊。』
挤在一台救护车上的一夥人不停歇的斗着嘴,全无危机意识得莫名其妙,我却什麽都说不出,太感谢,太感动。
『那个,大家…』
『这段时间,非常非常感谢。』
我突兀的放大了音量,这句谢意,一定要传达给你们。
他们呆了一小会儿,小桃第一个反应过来,转过身拍拍我的肩。
『说什麽呢小黄?大家是最重要的友人啊。』
『别见外,黄濑君。』
『小黄仔睡傻了吧。』
『才没有特别为你做什麽的哟。』
『黄濑你白痴啊,为了朋友可不止要两肋插刀,而是全身都要插刀啊!』

所以说,有这群笨蛋在,真是太好了。

27
做愚蠢的事情就要一次做到底,高智商二人组少了威摄力满点的赤司,只剩一个人的绿间根本挡不住一群白痴用白痴的方法闯入机场。
『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冲啊!』
身後的警卫已经追了一路,索性大家都是身强体壮的篮球员,才不至於被逮个正着,小桃被小青峰背在背上,唯一一个跟不上的是完全不会有人发现的小黑子。
『候机室是几号啊五月?』
『21号啦阿大,右转右转!』
才刚转向,迎面而来就是一批保全,众人一愣,小绿间第一个反应过来,一把把小紫原向前推。
『交给你了,紫原。』
『啊啊…收到。』
说着小紫原用整包的零食往保全身上砸去,四散的油腻薯片没什麽攻击性,但倒是成功的让整批人懵了一会。
趁着此时小绿间赶紧拉着我从缝隙间向前跑。
小紫原和小青峰殿後,联手挡住追来的保全。
『小黄仔…你要赔我更大包的薯片。』
这显然是小紫原在此行中最大的牺牲,他一脸生无所恋的索要赔偿。
『好啦小紫原,没问题。』
『快去啊黄濑,要来不及了!』
小青峰朝我大吼,小紫原张开双臂为我做掩护。
颊上忽然有些痒,伸手一抹是一片湿润。
最近真是越来越爱哭了啊…
这些愿意为我犯险的朋友,能遇见你们,三生有幸,黄濑凉太已经拥有太多了,爱着我的家人,两肋插刀的朋友,和堪称完美的恋人。
失去是为了让我学会珍惜,看清没什麽是理所当然,幸福的时刻分分秒秒都是奇迹。
『嗯。』

我全力向前跑。

28
但是最後,还是没能赶上。
赶到的时候,赤司家的飞机正好划过大家头顶上方的天空。
直到刚才都还吵闹不已的众人突然噤声了,大家只是沉默的看着。
就只是看着。
直到白色机身消失在云朵之间。

然後他们面面相觑,最後统一的看向我。
『诶黄濑,你可不要哭啊…』
『白痴小青峰,才不会哭呢。』
完全没有,哭的必要啊。
因为这是有你的未来啊,小赤司。
所以无论路途如何艰辛或者孤寂,我都能坚定每一次举步,直视你的方向。
过去的美好不再是无法触碰的易碎玻璃球,是有着希望微光的小小萤火虫。
正是因为拥有过那样饱满的幸福,我才有足够的信念,去等,去相信。
然後这些等待和坚持,终能成就我们的明天。

有些路注定只能一个人走,但我知道你会在黑暗的彼端等我。

在那属於我们的乌托邦。

那个时候,你定会温柔浅笑,再唤一次我的名。

29
『烟雾ok,升降梯ok,灯光也ok。』
『黄濑君,准备上台了哦!』
『是的。』

小赤司去了国外,日子依旧在过。
大学毕业之後,我全力投身演艺事业,转换专业成为歌手与演员,几年拼了命的努力之下,在全国倒也小有名气。
毕竟,我可不是小赤司羽翼下的被保护者啊,他停下了,那我就追上去吧,成为足够强大的人,成为能与小赤司比肩而立的男人。

现在的黄濑凉太,可不是当年那个只出现在杂志上,兼职的青涩小模特了,而是一个全方位的超人气偶像。
涩谷街头的大萤幕上放送着他最新的单曲,巨大看板上醒目的是他领衔主演的电影。
而今天,国民王子 黄濑凉太将首次在东京武道馆举办大型演唱会。
努力已久的心血结晶加上踏入武道馆的殊荣与肯定,他的心情一时激动难耐。
-小赤司,你看,我做到了哦,这样算是,成为了不起的男人了吗?
真的好想好想,让你看到。

『小赤司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哦,大明星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呢。』

抬头遥望远方,金发的男人静静微笑。

30 END. 
转眼,又是7年。
青年脱去当年稚气的色彩,在时光里成长,眉宇之间带上了英气,肩骨扩展成男人的宽度。
但唯一不变的是他亘久的等待。
访谈节目中,他多次被问起为何仍是单身。
黄濑凉太也不避嫌,他笑着回答,他在等他的恋人。
要等多久呢?主持人继续追问。
黄濑凉太笑得温柔如风,
我不知道,但是,无论多久我都会等。
那场访谈播出後收视率直线飙高,黄濑的粉丝不减反增,羡慕他不知名的恋人,为他的痴情哭泣。

直到他收到一封来自赤司先生的短信。
“到帝光来。”
只有短短一行,黄濑却无法控制双手的颤抖。
会是思念之人的归来?
或者是无法承受的噩耗?

九月帝光。
枝头上无花,泪水朦胧之中却恍若樱雨散落。
如初见之日。
赤发男人眸中流转的光辉溅入蜜色的眼,长长的眼睫颤动,波动夕阳的馀赭,明灭着青春年少时,那些色彩斑斓的梦。
金发男人茫然眨眼,不敢置信和7年的思念一涌而上,
该说什麽话?
该有什麽举动?
他不知道,他甚至不敢眨一下眼睛。
阔别7年的恋人逆风伫立,
在咫尺,在眼前。
盈在眼中的泪水摇摇欲坠,黄濑眼眶红得像能流出血泪,却仍固执的不让泪水落下。
他才不要为了生命中最幸福的一刻而哭,让泪水模糊此刻的奇迹,太过於浪费。
赤司向他走来,一步,两步,
很慢,甚至有点不稳。
赤金瞳孔却坚定的望着他的方向。舍不得移开视线的哪里只有黄濑,赤司看着黄濑,像是要望进灵魂深处,认真又深情。
每一次的复建,赤司忍着锥心的疼痛也执意要完成,就是为了这一刻,要亲自走到他的面前。
『凉太……』
泰山崩於前都能面不改色的男人在这一刻语音却是微微颤抖。
沉静淡漠如赤司征十郎此时也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
他的凉太变了,在他错过的时光里,当年的金发少年已经成为了不起的男人,没能参与过程实在有些遗憾啊,但他知道凉太愿意一点一点向他分享过去的旅程,愿意携手再和他度过一个一个7年。
『征十郎……』
黄濑终究还是哭了,28岁的男人哭起来倒是和当年的金发少年一模一样。
赤司失笑,伸手把恋人拉进怀里,7年,整整7年,终於能亲手拥抱最眷恋的温度。
『我的凉太还是像以前一样爱哭啊…』
紧紧抱着失而复得的奇迹,赤司的眼泪也滑了出来,声音微微颤抖只是他没有发现。

『你终於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

光影与情感交织,溶成暖色的温柔凝视,此刻他眼中独独倒映着自己,7年的辛苦在此刻全都心甘情愿。

『我爱你。』
这是最陈腔滥调的话语,也是最简单真切的告白。
短短三个字之中蕴藏了多少无以表达的心绪,你会懂的吧?

幸福回到了伸手就能触及的地方。
你所在之处即是我的乌托邦。









因为我的表达能力不好,所以稍微来个小解释✧*。٩(ˊωˋ*)و✧*。
按照时间顺序的话大概是这样
黄濑生病→赤司受伤→赤司入院→赤司迟迟未醒→赤司要被送出国了→黄濑无法接受崩溃失忆→接到开头黄濑醒来→与赤司在梦中相见,逐渐想起来一些零星片段→黄濑终於想起全部→梦境中的道别→奇迹全员赶去送依然昏迷的赤司→没有成功→7年等待→终於是happy ending(ㅅ˙³˙)♡

最後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們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