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赤黃】嘘とユートピア (中)

⊙再虐一小会儿就会甜了哦(´ー∀ー`)
⊙上一篇忘记提,设定是21岁左右,正在念大学
⊙努力不ooc,但大概还是有

20
黄濑痊愈之後,他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加护病房外。
加护病房的探病时间本来就短,所以大部分的时候他都只能从房门上一个小小的窗户看着他。
一扇小窗,却好像隔了一个世界那麽远。
好多天了,征十郎你怎麽还不醒?
你一定会醒的,对吧?
纯白病床上的赤司脆弱得像是一碰就会碎,他的下半身裹满石膏,伸在被外的手臂插满管子,头上也缠上绷带。
强悍如神的赤司征十郎竟要靠呼吸器才能苟延残喘,多麽讽刺?
骄傲如他又怎麽会愿意下半生成为无法自理一切的植物人?
黄濑想起医生和赤司父亲的对话,医生委婉告知赤司征十郎醒来的机率极低,并询问拔管意愿。
小赤司不会醒过来了?
怒火突然窜起,什麽不会醒来,小赤司他当然会醒来。
怎麽可能…不醒来…?
那是他从未深入思考,却近在咫尺真实。
赤司父亲和医生交谈的声音极低,低的听不出情绪,50多岁还英气逼人的男人瞬间苍老,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任是平时看似情淡,此时他也不过是个徬徨的父亲。
比起黄濑的没有权利决定,握有决定权的赤司先生何尝不是更加痛苦?
那是他的独子啊…
成全征十郎最後的尊严,守着赤司家的骄傲?
或者自私的把征十郎留下,等待也许永远不会到来的奇迹?
征十郎……
做任何决策都毫不犹豫的赤司先生把脸埋进掌中。
『对不起,征十郎…』
最後的决定混着泪珠,一并滑下。
『再一周……』
『把征十郎送去国外最先进的医院接受治疗吧。』

21
『小赤司要赶快醒来陪我啊。』
『别再睡啦。』
『小赤司醒来的话今天就吃汤豆腐哦。』
黄濑专注而坚定的眼神丶温柔入髓的句句低语,就连赤司先生都不忍打断。
本来他一点也不支持自己的儿子和这个男孩的恋情。
同性恋什麽的,不是不能接受,但自家儿子就不行。他知道这个心态不公平,但父母对子女未来的忧心又怎麽能和单纯的逻辑相比。
是怎麽样的男孩才会把征十郎迷得神魂颠倒,怎麽都不肯放弃。
他曾经把征十郎单独叫到房间谈话,那时,儿子坚定的眼神,他忘不了。
『什麽都可以放弃,唯独凉太不可以。』
『失去继承权也无所谓,这间公司是父亲和祖父缔造的传奇,而非我的成就。』
『事业失败能卷土重来,功败垂成也有东山再起的一天,很多事情能等,能暂时放弃,能弃之而成就更高。』
『但凉太不行。』
赤发的孩子顿了顿,异色双瞳中明灭着义无反顾的认真,赤司先生竟是有些动容,那样的执着,和年轻时的他如出一辙。
『他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儿子从眼底冉冉浮出的温柔,浅浅微笑,那种温柔得足以使人溺亡的笑容,他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
赤司先生想起他早逝的妻子。
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她总是这样笑着,轻轻诉说。
征十郎这孩子和诗织真的非常像啊。

那之後,赤司先生算是默许了征十郎和黄濑凉太的恋情。
他也见过黄濑。不得不承认,是个非常优秀的孩子。
有礼貌又乖巧,小小年纪就已经在混浊的娱乐圈大放异彩而不染恶习,处事圆融不失原则,商业需要的应对进退他一样不缺,社交手腕也十分优秀,而且,他非常信任征十郎。
若他不是个男孩,必定是最适合征十郎的伴侣。
现在看来更是如此。

征十郎,你真的找到非常爱你的人了。

死亡之前,社会固有的价值观和先前的坚持都不再重要,儿子能幸福就好,不是吗?

所以,
醒来吧,征十郎。
爸爸不会再反对了。

22
小赤司,要被送到国外了。
就在下周的傍晚6:00!
走廊上的黄濑愕然跌坐,他看见赤司先生快步走出房间,和身旁的医生交换一句句他听不懂的外语。
黄濑迫切的想去厘清,去质问,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太多情绪和酸涩的液体一起涌上。
先前他所一直固执的守在这,用双手盖住眼睛,好像不去看事情便不会成真。
最後的防线,强作坚强的防线,支撑着他的防线…
厚重的蒙眼布终於被强硬揭开,现实赤裸裸的摊在眼前,刺得他眼眶发红。

-我要失去你了。

黄濑握住病床上赤司的手,轻轻贴在自己的脸上。
微凉的液体划过脸颊。
除却梦中,自赤司入院,黄濑第一次掉眼泪。
从无声的流泪,变成无法遏止的嚎啕。
不可理喻的痛苦瞬间沸腾,他捂着脸,泪水却从指间疯狂流下,停不下来,水珠滚烫的好像会灼伤肌肤。
真正看向现实的那一刻比起逃避时的茫然要煎熬千万倍,他竟不知如何负荷。
泪水掺揉着过去的美好肆意叫嚣。
犹记那年阳光明媚的四月,帝光开学日的初见,第一次的接触是因为一本拿错的作业簿,然後是加入篮球队成为彼此的队友,樱树下含泪的告白,首次约会的喷水池,千日纪念一起去的游乐园,还有,爱情长跑7年来的每个晨昏。
没了赤司征十郎,
他还剩什麽?
他不剩什麽。

-既然小赤司不会醒来,甚至是,要离开了,那黄濑凉太就和他一起永远沈睡吧。
幻梦中,阳光如许,透过指缝去看还是有些刺眼,热气烘出土地的淡香,也许你会再逆风与我拥抱。

23
护士小姐进房告知探病时间结束时,看到的是金发青年伏在赤发病人身侧的画面,难得的冬日阳光照下,为两人的侧脸晕染了一层暖黄。
明明是那麽和谐美丽的场景,却浮动着一种淡淡的违和感。
她摇了摇金发青年的肩,紧闭的双眸却没有睁开,无论怎麽呼喊都没有反应。
就像是中了诅咒的睡美人。
眼睫上的泪珠尚未乾透,唇畔却是笑意温柔。

三日後,黄濑凉太终於醒来,却忘了一切关於赤司征十郎。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