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赤黃】嘘とユートピア (上)

00
你会记得,梦里发生的事吗?
我记得,
那是个会泪湿枕头,醒来时心头却萦绕着淡淡温暖的,
红色的梦。

01
我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纯白的房间,淡淡的消毒水味传入肺中。
是医院啊…?
有点茫然的起身,我揉揉眼睛,模糊的视野逐渐清晰。
『小丶小黄,你醒了!』
床边传来声响,接着,一个粉红长发的少女满脸担忧的凑过来。
『黄濑君…身体感觉怎麽样了…?』
然後是天蓝色眼眸的面瘫少年。
『黄濑…』
『小黄仔还好吗?』
奇怪的绿色眼鏡男,黑皮的青发男人,还有不断吃零食的紫色小巨人。
绿色丶蓝色丶紫色,还有我的黄色。
真神奇。
我轻笑出声,只差红色就能凑成原色战队,真有趣。
这麽有意思的一群家伙不认识一下怎麽行呢?
『你们好啊,我的名字是黄濑凉太,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02
他第一次出现时,是在老旧街道的中央。
他的轮廓是模糊的,像水面上的倒影一般微微晃动
红色。
蓦然的,觉得熟悉。
他向我伸出手,我踌躇了一会儿才搭上。
『你是谁?』
我轻声问。
他回头,低低的笑了。
就在他启唇的瞬间,我醒了。
脸上不知为何,一片湿润。

03
『黄濑君,早上好。』
『啊小蓝早安哦。』
『请不要这样叫我,我的名字是黑子哲也,黄濑君。』
『嘛,小蓝就不要太在意啦,我是病人耶。』
照医生的说法,身理上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心理方面却毫无起色。
『黄濑先生的潜意识极度排斥这个消息,这种失忆一般只是暂时的……』
心因性失忆症。
说来好笑,这不是狗血小说才会出现的剧情吗?竟然会发生在我身上。
不过,
除了这群彩色的奇葩家伙之外,我似乎还忘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空空的,好像少了什麽。

04
隔日,他再度出现在我的梦里。
他坐在红砖道圆环的喷水池边上,用手指搅动池水。
我想看清他的容貌,但看得越认真就越不真切。
他向我招手,我在他身边坐下。
两相沉默,却一点也不尴尬,熟悉,就好像这个时刻已经重复了无数遍。
突然,喷水池中央喷洒出水花,没有防备的我吓了一跳,他用手覆盖我的双眼,像是要防止水溅入我的眼中。
他的手心温暖的似乎能撑起整个世界。
我放心的阖上眼,从,
梦中醒来。

05
『红色?』
『是啊,小桃你们之中还有个红色吧,我想见他。』
粉红色长发的少女迟疑了很久,才小声的应了好。
几个小时之後,我如愿见到“红色”的那个人。
『呃…黄濑…』
『小黄,火火来了哦。』
确实是“红色”,但并非我所寻找的那抹色彩。
不一样。
无法用言语形容,却能清楚的知晓。

06
我现在已经习惯了,闭眼入睡後,再睁眼就能看到他。
红色的男人拉起我的手,带着我来到游乐园。
七彩绚烂的摩天轮缓缓转动,夜空衬托着霓虹灯,炫亮了墨色。突然,一朵烟花在空中绽放,流光溢彩,金灿的光辉透过摩天轮的玻璃窗辉映在他的侧脸。
『啊…』
光彩消失那秒,脑中忽然闪过许多画面,但来不及抓住就消失了。
『凉太。』
温润如玉的嗓音喊道。
烟火的声音很大,那道淡淡的轻语却轻易的滑了进来。
温柔而清晰,飘渺又确实。
『是你!』
我急切的喊,就是他!
他就是我遗失的,赤红色的缺。

07
『不是因为你要求,是我自己想来才陪你的哟。』
『哎呀小绿最好了~』
游乐园欢乐的音乐中,我搭上和梦中相同的摩天轮。
想记起,和他有关的事。
是谁呢?
只知道,一定是很重要的人。
心忘记了,身体还记得。泪莫名涌上,却想不起哭泣的理由。

08
『啧,都这麽久了,黄濑还是不行吗?』
『是的,黄濑君已经渐渐记起我们的事了,但唯独他的事一点都没有想起来…』
『毕竟,他们2个是这麽相爱啊。』
『总之,还是先不要和小黄提这些吧…』

09
梦中,帝光。
赤发的少年背对着我,独自伫立,黄昏时分,夕阳馀辉撒下,在他身上包裹了一层淡金色光晕。
听见我的脚步声他回头,赤色的眸中映着漫天晚霞,身影因光线而依旧看不真切。
恍惚间,这个瞬间好像似曾相识,莫名的,我突然很想哭。
太熟悉的场景,却无法忆起相印的回忆。
每次好像就要想起来了,却又什麽也抓不住,就像试图握住一掬水,害怕失去所以攥得很紧,握得越紧又流失的越快,一回神才发现掌心剩下的只有朦胧不清的湿润,梦中呓语言般暧昧模糊。
『赤先生,你会消失不见吗?』
话语冲口而出,红色的少年无奈的笑了下,没有回答,只是走近我,抬手抚上我的头发。
『不要逃避。』
金质的声音说。
晚风吹来,抚落枝头八重樱瓣,嫩粉飘於他身侧,渲染成如梦一般的美丽幻境。
『我的凉太。』
泪水滑落。

10
『诶…小黄仔想回帝光?为什麽呢?』
『想多记起一些事嘛,带我去吧小紫原。』
『好麻烦呢,帝光好远的…』
『我会给你买很多美味棒的,还有新口味的薯片哦。』
『黄濑君,等等就是心理辅导的时间了,请不要乱跑。』
『嗳小黑子超坏的哪都不让我去…』
我没有漏看,提到帝光时他们眸中闪现的仓皇。
隐瞒了,什麽?

11
去见心理治疗师的路上,我因为走神而在医院迷了路。
无意间经过急救间。
红灯亮着,急救中的字样闪动,不知怎麽的,脚下好像生了根,无法动弹。
门边的椅子上有个老妇哭到几乎昏厥,一个年轻的男孩拍着门板歇斯底里的尖叫。
『赤音!赤音!』
A…ka…?
悲怆的呼喊刺入耳膜,世界猛地摇晃起来。
Aka.
赤色倏地覆盖我的视野,想起了什麽?忘记了什麽?
Akashi.
纷乱的画面中,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尖叫。
地动天摇。
Akashi chi
小赤司

12
木质的长廊。情绪不稳,想见到小赤司,只有这个念头占据脑海。
我顺着长廊向前,希望能在底端找到熟悉的他,但不知怎麽的,我到达不了有光亮的彼方。
小赤司
模糊的记忆和这麽名字的清晰形成鲜明的对比,同名字一起涌出的是零碎的片段和令人窒息的感情。
小赤司
强迫回想使我头痛欲裂,为什麽不出现呢?
走变成了跑,跑又变成狂奔。
跌倒了再站起来,想见你,想见你。
不要留我一个人。
只有这个声音在叫嚣,恐惧如涟漪般扩大,为什麽不愿见我呢?现实也是,梦境也是。
想想起你,
想见你,
小赤司。

13
终於看见前方的你时,我已经哭得嘶哑。
『凉太。』
一如往昔,三分无奈三分沉静和更多的宠溺。
『小赤司……』
而这一次,我终於能回应他的呼唤。
素色和服的清秀少年从阴影中步出。
他望向我,鸽血石和金阳倒映着来自灵魂的依恋,天帝的眼睛微弯,瞬间化成水柔成泥。
恍若时间暂停。
一眼便是永恒。
模糊的轮廓终於清晰,而我终於,
全部都想起来了。

14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冬日夜晚。
黄濑染上了流行性感冒,高烧40℃,只能全身瘫软的躺在床上让赤司照顾。
重病时的黄濑意识时有时无,金色的眸子是无光的暗金,生理泪水盈在眼眶里,面色是不自然的潮红,浏海被冷汗黏在额侧,难得的看起来非常脆弱。
他眉头紧皱,右手吊着点滴,左手紧紧的握着赤司,像只小猫一般往赤司怀里蹭。
『小…赤司…』
黄濑的声音软绵绵的埋在赤司胸口,可怜兮兮的撒娇。
『凉太乖哦,我去煮粥来。』
赤司帮黄濑擦去额头细汗,温柔的说。
『有没有想吃什麽?』
『嗯…想吃鱼…』
黄濑偏头想了想,这样回答。
他已经食不下咽两天了,听到他有想吃的东西,赤司当然欣然同意。
『那我去煮,凉太就好好休息。』
『嗯…』

赤司翻了翻冰箱,想起最後一块鱼肉早在几天前成为桌上的一盘鱼排。他回房看看黄濑,金发的天使安静的躺着。
『凉太,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软塌中的人儿咕哝一声翻了个身,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
赤司笑笑,他的凉太就是这麽可爱,要赶快回来才行。
病中的黄濑格外黏人,赤司又怎麽舍得让他在伸手时抓握不到温暖?
赤司倾身,亲吻黄濑的额头,疼惜又怜爱。

那时的他们还不知道,
幸福的破碎,会来得这样突然。

15
黄濑在一阵剧烈摇晃中,迷糊地睁开眼睛。
头火烧般的疼,身体却如失温一般冰冷,四肢酸软几乎无法动弹,就连睁眼也是一种折磨。
但面对危机的警觉还是让他从半昏迷的睡眠中醒来。
地震?
生理泪水使视线微微模糊,高烧导致的晕眩让他像是和世界隔了一层膜,但确实是地震。
小赤司呢?
他环顾四周也没有看见赤司,黄濑猛地一阵恐慌。
半梦半醒间小赤司好像出门了……
不对,出门!
赤司家建材优良,而且家具几乎都是钉死的,所以只要不是毁灭性的大地震,待在宅中反而更安全。
小赤司!
黄濑一下子吓醒了,摸过枕侧手机一看,一长串全是小赤司的未接来电,最近的一通是5分钟前,黄濑急忙回拨,回应他的却只有机械女声。
他又按开新闻,想确认灾情,去愕然发现摇醒他的不是最强烈的主震,只是馀震,而主震发生的时间竟然是5丶6分钟之前!
黄濑彻底慌了,小赤司的电话怎麽就打不通呢?
不断重播着小赤司的电话,他现在迫切需要小赤司的声音,他要知道他没事。

直到一通陌生来电打了进来。
“喂,请问是赤司凉太先生吗?”
谁?谁会叫他赤司凉太?
这是他玩心大发时输进赤司手机里的。那时他说要永远和小赤司在一起,赤司笑问凉太要当我的新娘吗?他哼哼两声不说话,却默默把这四个字打进去。
“这里是京都综合医院,请问是赤司征十郎的家属吗?”
最不好的预感成真,脑袋霎时一片空白,黄濑听见自己回答了是,乾哑得不像是自己的声音。
“赤司先生被地震掉下的招牌砸中,目前急救中……”

赤司凉太。
本以为这四个字是幸福的代名词,却没想到它带来的竟是恶魔的微笑。

黄濑夺门而出。

16
地震。
赤司在第一时间的反应便是担心一个人在家的凉太。
提着一袋生鲜食品,他一通一通的打给黄濑。
凉太还好吗?
凉太有没有事?
平时手机不离身,爱煲电话粥和发短信的恋人却迟迟没有接听。
赤司焦虑得额上布满细汗。
谁说强大如赤司征十郎就不会有软肋,黄濑就是他心上最柔软的地方。
关心则乱,他甚至无暇顾及自身安全。
他听见人群尖叫着指着上空,下一秒,重物坠落。
尖锐的疼痛瞬间撕裂他的意识,鲜红在他眼前晕染开来。
坠入黑暗的最後一瞬,他好像看见金发美少年向他偏头微笑。

17
黄濑从来没有想过,离别会来得这麽仓促。
噩运不着痕迹的降临,急诊室上红灯闪烁,在纯白的墙壁上投射不甚明显的淡色光影,勾在心上撩起心慌。
刚赶到医院的黄濑因为急速奔跑而缺氧的大脑中嗡鸣着,急喘夹杂着沙哑的杂音,汗水流进眼睛里,加上未退的烧,视线里只剩一块块飘忽的色块。
他勉强辨识出眼前的人,是在这间医院实习的绿间。
黄濑开口,他想问,小赤司怎麽样了?小赤司还好吗?
但他说不出话,他剧烈咳嗽,喉头泛起腥甜的味道,茫然的抓着绿间,什麽都说不出。
绿间看着他,一声不吭,只是把自己的围巾脱下为他戴上,扶他在椅子上坐好。
沉默漫延开来,每个空气分子似乎都在尖嚣,黄濑死死的盯着红色灯光,盼望它熄灭却又害怕知道答案。
Akashi chi
口中低低的念过这个名字,默念变成了呼喊,再拔高成尖叫般的悲鸣。
Akashi chi
不知道什麽时候奇迹的世代已经到齐,昔日洛山队员其他友人丶赤司的家人都在。
黄濑带着三分茫然七分认真,走到急救间门口,他拍了拍门板。
小赤司就在门後。
呼喊染上哭腔,却没有眼泪,他拍击门板。
也许是他的悲伤太令人心碎,竟是没有人来阻止他。

18
当急救中灯终於熄灭,赤司征十郎被推了出来。
黄濑一下子噤声了,没有人说话,所有人浮动的情绪全被厚重的沉默压下。
天神一样的男人怎麽会有这一天?
『下半身双腿骨折,身上多处挫伤,肋骨断了两根,头部遭重击,如果3天内醒来很快就能脱离危险期。』
如果没有醒来呢?有个声音戳破沉默丶打破平衡的问出了最无法直视的可能。
医生压低了嗓音,但黄濑还是听见了。
『植物人。』
那个瞬间,黄濑彷佛听见整个世界崩塌的声音。

19
赤司住进了加护病房,黄濑本就大病未愈又在风雪中赶去医院,加上如此重大的打击,他病得一塌糊涂。
两天了,他躺在病床上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混乱的梦境之中,他重复梦见那个夜晚。
他好像看见招牌松动,他对小赤司尖叫小心,冲过去想阻止一切,然而每一次都只来得及触碰到赤司微凉的指尖。
重物轰然落下。
『凉太…』
赤司说。即使是此刻这个男人的声音依舊沉静温柔,就好像每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们在彼此怀中醒来,轻轻落在黄濑鼻尖的亲吻。
殷红的血还在扩散,黄濑紧紧抱着赤司发冷的身躯,
茫然无措。
鲜血在雪地上开出妖异红花,他们自顾自的绽放,像极了地狱边界的曼珠沙华。
『再…见了…凉太…』
半昏迷的赤司眼睛突然大睁,赤红黯淡成黑,金瞳洗刷成白,失焦的望着黄濑。
然後整个世界的色彩开始褪色剥落。
黄濑眨眨眼,猛然发现怀中的赤司消失了,他发现自己站在繁华的市中心圆环,高楼丶大萤幕丶来往的人潮,却没有色彩。
霎时之间,地动天摇。
人群开始尖叫逃窜,高楼摇摇欲坠,不断有东西从高处坠落,砸伤的每个人竟然都变成了赤司。
赤发和血色成为黑白世界中唯一的色彩。
大萤幕上重播着赤司最後的道别。
黄濑动弹不得,被动的感受这血腥酷刑,不知是对他?或是赤司?
他尖叫哭喊,他摀住双眼拒绝去看,眼泪疯狂滑落。
每一滴赤红都是他沁入骨髓的疼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晃动终於停止,黄濑怯怯的睁开眼,手中有张纸,他低头一看。

死亡证明书  赤司征十郎

黄濑尖叫着醒来。

评论 ( 5 )
热度 ( 43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