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少女昀

等著十月的小松新番來寫文

【長男中心】おそ松的場合 24話


24話劇透

自我負責產物


00

未来的我们,会是什麽样子呢?

01

不是不知珍惜,直到失去了才看清重要性。
悉心保护着的美好尽数碎裂,才是最可悲的。

02

那时,年幼的小松看着嬉笑吵闹的弟弟,曾经有过纯粹美好的幻想。

“我就是你们,你们就是我。”

7岁的小松如此想着,无忧无虑的和兄弟一起闯祸。

“会一直在一起的,因为,是兄弟嘛。”

14岁的小松穿起红色连帽衫,弟弟们不同的个性让他们在各方面崭露头角。

他们不是一体,他已经懂得。

“迟早会分开的,因为,只是兄弟啊。“

17岁的小松在和弟弟一起走去澡堂的路上,他们谈着以後的梦想。
普通的上班族丶偶像的经济人丶咖啡厅的老板…… 六个人,六种梦想。
小松忽然就懂了。

是啊,我们是兄弟,同时,也不过是兄弟罢了。

03

曾经傻傻的觉得六个人会一辈子在一起,但纵使再怎麽相似,我们终究是不同的个体。

这一天迟早会来,小松又怎麽会不懂?
他懂的。
比谁都早。
却比谁都排斥。

最了解弟弟们的是他。
轻松的改变他一直看在眼里。
在轻松真的认真起来找工作的时候,小松就知道这是迟早的。

“小松哥哥,我找到工作了。”

和平时的闲谈不同,轻松有些拘谨,他在不安,小松看得出来。
但隐藏不住的是浮在眼底的一点点雀跃。
沉默很长,长到轻松以为自己不会听见小松的回答。

“嗯…”

良久之後,小松轻声回应。

声音很轻,轻的几乎听不见,同时却重得轻松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表情。

04

为什麽呢?

不过是弟弟找到工作然後离开家了啊。
应该为他高兴,应该感到骄傲,那个站在他身边笑得眼睛弯弯的人应该是我。

应该是长男。

小家子气丶没度量丶不成熟丶没责任感。
所以呢?那又怎麽样?
低着头不发一语的不是长男,只是松野小松。

然後是, 意料之外的情绪失控。

原来这件事对我的影响这麽大啊。
抱歉了十四松,哥哥迁怒了。
那时气得失去了理智。
对谁呢?     能报复的只有自己。

场面完全失控之前,空松把小松拖了出去。

次男,最接近长男的存在。
大概,也是唯一稍微能了解大哥感受的人了吧。

空松狠狠的把小松撞到墙上,没有动作,也没有言语,他只是看着小松。
难得的,小松回避了他的视线。

小松低下了头,初春的风吹在身上是细细的微寒,月光冷冽,为他的侧脸镀上一层淡淡的银晕,血色褪尽,浮动的情绪被冷漠银芒封住。
他滑坐至门前台阶,空松坐到他身边,递来菸,是他抽惯的牌子。
烟雾缭绕,小松一口一口的抽,空松只是在他身边,背抵着背,温度透过单薄的连帽衫传递到彼此身上。

月光点亮了空松的瞳孔,却驱散不了烟雾下小松眼中晦暗。

“空松啊…”
“已经成为出色的哥哥了呢。”

笑容是从小熟悉的弧度,但深红瞳孔中的阴霾却浓得空松几乎喘不过气。

-不再需要,我这个大哥了呢…

空松彷佛从他的微笑中读出不明显的凄凉。

小松起身,空松看着哥哥的背影,一阵恐慌猛然袭上,他抓住小松的手腕。

“小松哥哥。”

加重的哥哥隐约昭示着自己的所思。
但小松没有回头。

“我去走走。”

红色衣角溶进夜色,同化成暗。

05

长男。

明明只差几分钟,不是吗?
哥哥什麽的,以为我很想做吗?
我做不好啊。

不知不觉中,跟在身後的已经不是需要保护的弟弟们。
他们已经长大,时光催化他们成为更好的人。
记忆里的他们依然是当年和他一起恶作剧,翘课时犹豫着不敢翻墙的可爱样子。

他跑在前头,领着他们一路向前,有谁跌倒了他不会停下等待,只会放缓步伐,有谁走偏了他不会去拦,却会在他们回头时一把抓住他们的手。

一口一个哥哥的小家伙们已经走向不同的道路。

时光匆匆流过,小小的孩子自顾自的成长,单纯的眼眸染上事故的色彩,不再是能一望到底的清泉,他所熟悉的颓废样子隐没,取而代之的是眉宇间的成熟,呼唤小松哥哥时微笑的弧度依旧,但有什麽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样子。

他们逐渐懂事,逐渐看清现实。
所以他们离开。 并没有什麽不对。

这样很好,

这样应该,是很好的事。


轻松离开那天,小松没有去道别。
那次气氛沉重的对话之後,他们再无交谈。
所以现在也没什麽好说的了。 小松想。
他只是一直斜卧在客厅的窗边。
一声不吭的,就只是沉默。

小松听见空松就连分别时也一样痛的发言,一松仅有的几句别扭关心,十四松一如往常的欢快嗓音,椴松哽咽的低语,爸爸妈妈一句句的叮嘱。

轻松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因为你是我骄傲的弟弟啊。

这样的话,说不出来。

06

轻松之後,是椴松的离开。

“明明是长男,你怎麽可以这麽不成熟!”
“是时候认清……”

知道不可能打赢哥哥,但椴松还是出手揍了一直仰望着的长男。

被圈起的杂志重击头部的小松依旧不发言语,只是站了起来,看向椴松,他最小的弟弟。

椴松的话嘎然而止。

小松的眼眶红的像是要滴血,气场却强得让椴松退了几步。

“小松哥哥……”

小松哥哥看起来,甚至有些不堪一击。
还来不及再说什麽,小松的拳头迎面而来。

07

最初的時候,只是想守护弟弟们单纯的微笑。

他成就了这个虚假的幸福表象。
这样的日常是一碰就会碎的虚假乌托邦。
但是太幸福了。 幸福到容不下一点裂痕。
是他所建造的乐园,最後也是他固守着残破的时光。

胆小丶怕寂寞
所以过度包容,所以用美丽幻梦留住前进的步伐。
结果最後留下的还是我啊, 止足不前的还是我。
乌托邦的光亮只是破败虚影的伪装,困住最初的创造者。

梦,该醒了。

未来,如果不举步,是永远不会来的。

08

然後,空松走了,十四松也找到了打工。
最後,就连最让人担心的四弟都离开了。

也许是习惯作祟, 只吃了六分之一个的今川烧。
摺叠的整整齐齐的连帽衫。
不再拥挤的客厅。

小松面无表情的躺下。

不过是几个星期之前的日常生活,怎麽现在想起来是这麽奢侈呢?

小钢珠丶赌马什麽的,不想去了。
如果一定要说原因的话,或许是因为,
那句

“我回来了”

不会再有人回应。

09

长男,应该,要成为榜样的吧。
可是好累,真的好累啊。
成长过程中,长男这个词几乎概括了他的一切。
那麽除去长男这个身份,他还,剩下什麽呢?
站在最前方为兄弟挡下期待,压力在他肩上层层堆叠。

但他不能垮。
因为弟弟需要他。
只要弟弟需要他,他就不会垮。

大概,就像自行车竞赛吧。
领骑的那人必须担下风压和阻力,他在最前方,顶着所有沉重,依旧向前。

无所谓,小松想。

因为弟弟相信他。
只要弟弟相信他。

10

不甘心,又或者並不只是這樣。
被弟弟超越什麽的。
明明啊,一直为你们遮风挡雨的人是我啊。
说走就走,太过分了吧。

那就追上去啊。
并肩时,超越时,再像平常时一样埋怨抛下他的不是。

但是,跑不动了。
愕然发现力气已经耗尽,支撑自己的信念碎散,曾经深信的温暖支离破碎。

哥哥,累了啊。

他颓染倒下。
反正,你们已经不再需要什麽长男。



口袋中,弹珠一般大小却凹凸不平的红色球体。

明明灭灭。















窗前的红色身影终於有了动静。
松野小松起身, 看向叠放得整整齐齐的衣柜裡,
五色的连帽衫。
他低头攥紧身上同款的红色衣服。

应舍弃的丶无法舍弃的
最後他放开了手,默默的又把皱褶抚平。
好像也,没什麽能带走的呢。

因为重要的东西都已经不在了啊。

他跨出松野家。


“我出门了。”

评论 ( 3 )
热度 ( 58 )

© 幻想少女昀 | Powered by LOFTER